安徽毛坦厂中学年年“上头条” 校方:刻意减少

  所以,多跟已经入学的家长聊聊,跟校方聊聊,看看学校教师的稳定性如何,是非常重要的。

  沿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开展2018年秋季校园及周边食品安全整治工作(图)

  “你好,毛中。”徐月更新了一条朋友圈后,身影快速消失在涌入校园的复读报名学生中,只留下身后的“补习中心”四个大字矗立在夏日的阳光中,格外耀眼。

  据人民网消息, 6月5日上午,送考的鞭炮还在响,最后几辆大巴车从拥挤的人墙中驶出,毛坦厂中学老师周临(化名)握着喇叭扯着嗓子维持秩序,抽空刷手机时,“万人送考”“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等标题已占据各家新闻网站首页。他把手机递给一旁的同事,无奈地摇摇脑袋。

  每年高考季,毛坦厂中学总会成为热门,占据各大媒体的版面。毛坦厂中学相关负责人向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坦言,近年来,连篇累牍的炒作让校方压力倍增,现在他们在刻意减少媒体曝光 。

  6月5日上午,安徽毛坦厂中学考生出发,民众冒雨相送。中新社记者 韩苏原 摄

  随着送考车辆驶离,刚才还拥挤不堪的人群以肉眼可见速度消散。书店老板徐女士在电脑上玩QQ游戏,偶尔看一眼褪去的人群,上午是她6月的最后一天生意,收摊后会去合肥带孙子,直到7月份新的陪考家长光临,整条街再次热闹起来。

  “前年有68辆送考车,今年只有28辆,少多了。”送考气氛“退烧”让徐女士颇为不适,她特意把高考材料摆到路边,可家长们只顾着挤在校门口摇旗呐喊,孩子们也没机会下车买东西,书店生意反而比平时还差。“巴掌大(10平米左右)的门面一年租金2万。”她纠结今年到期要不要续租,学校南边开了一家大超市,有的考生家长边陪读边摆地摊,小店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9:30,雨越下越大,被镜头无数次对准俯拍的校门口、堆砌各种型号太阳能热水器的自建房、盘踞着错综复杂电线的狭窄乡道,在雨水冲刷下显得冷静、清晰。

  和外面粗陋、复杂的建筑风格不同,毛坦厂中学老校区教学楼陈旧且干净,气质上甚至接近于某些大学。行政楼3层,周身覆盖着象牙白的瓷砖,两旁雪松亭亭如盖,超过了大楼本身的高度。

  往里走,广场上矗立着笔直的杉树和婀娜的法梧,均是合抱粗,据说有50年以上树龄。教学楼被大大小小的花坛包围,不远处是体育馆、游泳馆。

  在周临看来,毛坦厂中学不是高考梦工厂,更不是高考工厂,前者太过主观,后者听起来没人情味、机械。“毛中和许多高中一样,只是学生相对较多。之所以发展到今天的规模,我觉得是门槛低,相对其他县域高中,这里管理严格,师资较好。”

  6月5日上午,安徽毛坦厂中学考生出发,民众冒雨相送。中新社记者 韩苏原 摄

  毛坦厂中学一位校领导告诉记者,送考时门口每隔10米出现一条的横幅,都是家长自发悬挂;镇上原来开了家网吧,家长们轮流当“保安”,最终网吧难以为继关门。

  “家长们对我们寄予厚望,不敢怠慢。”为确保高考各项工作做到零失误,该校编印了《一切为了学生2017年高考生活导航》,《毛坦厂中学高考安全应急预案》等材料并分发到每一位伴考教师手中。除了送考,各班班主任还得参与后勤保障工作,接下来几天与学生同吃、同住、同行,保障高考后勤工作顺利完成。该负责人认为,“毛中”更像是一面镜子,折射出学生和家长希望的模样。

  

  “送考被标签化了,听起来像一种磨灭学生天性的仪式。恰恰相反,它体现的是以学生为本。”该负责人说,学校很多孩子是留守考生,即便考前复习期家长也不在身边,所以提前带孩子们看考场,为他们送考这份责任落到了老师们肩上。近年来,连篇累牍的媒体报道让校方压力倍增,现在他们在刻意减少媒体曝光,另外,报名需要大巴送考的学生也在逐年减少,家长们选择避开送考高峰,自行接送。

  空旷的高三教学楼内,一名女生在台阶上留影,她的校服上密密麻麻写着同学们的名字。女孩是合肥庐江人,复读时选择了“毛中”。“就是冲着管理严格我才来的,但也不像网上说的那么夸张。中午可以出来吃东西,只要跟班主任打好招呼,还可以在家休息。”学校每周放一首新歌曲,早读课前文艺代表领唱,学生们跟唱,她还记得最后几周的歌单:《海阔天空》《成都》以及《夜空中最亮的星》。

  “带着故事来到这里,走的路太远了。忘了当初远行的目的,当我们挥挥手离开这片热土,让我们记得这里曾有我们走过。”高三教室已被清空,只有黑板报上留着学生们临别的记忆。

( 发布日期:2018-10-25 00: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