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 大二女生退学后有人偷偷替她交学费!3年后

  保障考试成绩的基础是严格紧凑的时间管理。学生每天早晨6点20分进班早读,中午11点30分至12点30分休息,下午17点05分下课,17点40分进班。其中,应届生与复读生的晚自习下课时间有所不同,应届生是22点30分,复读生被推迟20分钟至22点50分。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学校同样需要借助互联网技术与时俱进。但就目前的教育系统的现状来看,学校的信息化建设还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过程。很多学校至今未建设校园办公系统,管理方式还停在原始状态。很多学校还处于把微信等生活化的沟通工具用于办公场景的尴尬境地。

  谢谢您让我能继续接受教育,让我继续完成我的大学学业,让我在黑暗中看到光明……

  袁松龄读的会计专业,一年学杂费加起来要1.78万。2015年,福建武夷山农村的袁松龄由当地一慈善机构捐助了1万元,当地政府捐了3000元,再加上家里东拼西凑,才勉强凑够了学费。

  

  袁松龄的母亲是聋哑人,父亲也有残疾,家里有一个上小学的弟弟,都指着地里的一点收成和父亲打工的钱过日子。

  2016年袁松龄升大二,因为家里经济太困难,当年中秋节前她办了退学,踏上了返乡打工的火车。

  “学校老师多次劝我,说会为我想办法,爸爸也想我读,但3年的学费对我家是个天文数字。”袁松龄坦承,办退学的那一刻自己特别绝望。

  可是,没过几天,有一个好心人帮她交了学费,还给了些生活费,并承诺资助袁松龄本科三年的学费。

  9月20日上午,辅导员办公室里,袁松龄第一次和默默捐助了她三年学费的李秋雨相认。

  两年多来,一句“谢谢”在袁松龄心中不知说过了多少遍,但当她真正面对恩人时,开口说出这两个字却艰难无比。看到低下头的袁松龄,李秋雨主动拉起袁松龄的手,柔声地说“不用谢。”随后,两人的手拉在一起,久久都不放开。

  李秋雨说当时她也很紧张,但和袁松龄不同,她主要是担心这次见面会给袁松龄造成太大的压力,“决定匿名捐助时,就是不想有这样的见面。”

  此前,李秋雨都是通过辅导员提供的袁松龄的校园缴费账号,将学费打入缴费系统。但今年学校系统升级,袁松龄的账号突然无法登录,李秋雨试了好几天都不行。怕袁松龄以为学费没着落而担心,李秋雨就想让辅导员许蓓转交,因数额较大,许蓓不方便转交,李秋雨只得要了袁松龄的微信号,将学费打给她。

  这时,袁松龄才知道,一直捐助自己的恩人,竟是不熟识的同专业同年级不同班的李秋雨。

  袁松龄当时退学的一幕,被李秋雨看在了眼里。她越想越惋惜,当晚就给在广州做生意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我父亲曾因家贫辍学,所以他也特别愿意资助她完成学业。”

  2016年中秋节后,李秋雨和父亲找到辅导员许蓓,拿出2万元让对方帮袁松龄交学费,多的钱给袁松龄当生活费,并承诺资助袁松龄本科三年的学费。

  “我和爸爸都想保护她的自尊心。”李秋雨说,匿名捐助可以减少袁松龄的压力。

  “有段时间,我看到袁松龄常低头走路,非常不自信,就让许老师多关心一下袁松龄,希望她能阳光一点。”李秋雨还总会提醒许蓓老师,千万不要漏评了袁松龄的助学金。

  “关心袁松龄,是我发自内心的。”李秋雨说,时间长了,她真在心底将袁松龄看成是自己的妹妹。

( 发布日期:2018-10-30 10: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