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开着车在镇里转了个遍

  即使是上课时间,临时客运中心也会有长着学生模样的人三三两两从市区开来的小巴上走出,往学校方向走去。“成绩退步了,老师让我回家休息两天再来。”25日下午3时左右,来自六安市区的高三复读生高超从家里返回学校。

  毛坦厂成了方慧和儿子的最后一根稻草。“依我们家的条件,他以后什么都不做,也吃喝不愁,”方慧只担心,儿子还这么小,学坏怎么办。来毛坦厂那天,一家人开着车在镇里转了个遍,也没看到一间网吧,方慧满意了。严苛而高强度的学习,让儿子也根本没空“瞎玩”。方慧也惊喜地看到,儿子坚持下来了,“我们寿县来毛坦厂上学几个,受不了就走了。”儿子上高三后,方慧索性把工作辞了,全心陪读。现在,虽然儿子几次的模拟考成绩显示只能考上二本学校,算下来,高中3年花了20多万元,方慧却觉得值得。

  

  四川隆昌双凤小学,我孩子一直在成都上学,去年11份被我老公偷偷在孩子成都上学的学校只开了转学证明,但...

  创建文化标兵班:全天候着中华小立领,每天拜读树人志,每天诵读树人感恩之歌、诚信之歌、和谐之歌、创造之歌。

( 发布日期:2018-11-07 06: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