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音乐学院成了他今年的目标

  高考艺术类考生人数又一次创下新高。1月13日,2013年广东普通高考艺术类专业术科统考开考,全省近5万考生参加考试。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石磊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竞争日趋激烈,艺术类考生的录取率已经低于普通文化类考生。

  残酷竞争的背后,催生了火爆的艺术高考培训市场:包过班、保本班、精英班、成才班等等培训班应运而生,各类培训机构的招生广告甚至发到了粤西地区的农村高中。近年来,艺术高考培训成为众多艺术高考考生的必经之路,但由于门槛较低,监管存在难题,培训班遍地开花、鱼龙混杂。

  日前,广州某知名音乐学院教授凌玲(化名)向南方日报报料称,在各种艺术高考培训机构恶性竞争的背后,高额学费回扣成为其招生的最大筹码。两成、三成、四成,甚至五成,无数挤着过独木桥的艺术类考生,就这样被“熟人”或自己的老师、校长“卖”给了考前辅导班,成了他们牟利的“富矿”。

  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艺术高考半年培训学费动辄三四万元,培训机构向介绍人提供最高五成的返点提成;为招揽生源,以知名教授讲课作为虚假招生噱头,实际上授课者多为在读学生;承诺不过本科线便退学费,结果落榜学生历时一年仍未要回学费……

  推荐老师拿的回扣都是自己学生的钱,回扣高了,学费自然跟着涨,受益的是培训机构和老师,挨宰的肯定是学生

  刚刚参加完专科术科考试的阳阳是茂名人,今年20岁,从小就有着音乐的梦想。去年9月,他和大批外地的高三艺术生一样,背起行囊涌入广州,参加或大或小的艺术考前辅导班,备战一年一度的艺考。

  这是他第二次参加艺术类高考。2011年9月,读高三的他独自一人来广州,找培训班上课,从未离过家的大男孩苦撑了四五个月,考前专业培训花费了五六万元,却效果不佳,在去年高考中因专业考试不及格而落榜。

  年过六旬的凌玲教授称自己看不下去了。他告诉记者,阳阳就是培训机构的“猎物”,每年都有成千上万这样的“猎物”涌进这个市场,他们就像待宰的羔羊,

  他透露,音乐高考培训是个巨大的市场,像包过班和保本班,学习费用动辄四五万元。高额盈利空间之下,个别培训机构不惜采用“特殊手段”,甚至有高中老师介绍自己的学生去这些培训机构,从中牟取提成,也称“返点”。

  近日,记者以“介绍人”身份与广州多家高考音乐培训机构取得联系,证实了凌玲教授的说法:各家培训机构明确开出提成条件,从两成到五成不等。

  记者以高中教师身份和位于广州大学城的星海湾音乐高考培训中心招生负责人取得联系,称有意介绍学生前往该机构学习。该负责人明确表示,若介绍成功,届时将有四成的感谢费用。在该培训机构,“重点保证班”4个月学费近4万元,住宿费与水电费还需另外计算。

  记者暗访位于广州天河区的嘉谊轩音乐培训机构时,其招生老师也明确表示“提成30%,学生交费后立即打到你指定的银行账户”。广州现代艺术培训机构则“大方”很多,该校招生负责人表示,若介绍成功,双方可以“五五分成”。

  据培训机构要求匿名的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介绍学生给老师回扣历来都有,前几年所给回扣的比例大概是学生总学费的10%,后来回扣增至20%甚至30%。

  现在,回扣水涨船高,加之培训班相互间恶性竞争,所给出的回扣涨到了学生总学费的50%,随着“回扣风”愈演愈烈,培训班与学校老师做起了高额回扣“买卖”学生的交易。“羊毛出在羊身上!到头来,老师拿的回扣钱其实都是自己学生的。回扣给的高了,学费自然会跟着涨,受益的是老师,挨宰的肯定是学生。”

  “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从事招生工作多年的小陈告诉记者,培训机构想方设法建立招生关系网,提前就接触高中艺术类教师,请客送礼、投其所好进行公关。接下来就顺理成章谈好回扣比例后建立合作关系,有的还会签协议,并先预付一部分回扣作订金。“最好最直接的方式是能搞定校长。”

  如此一来,培训机构招收学生不是靠好的教学质量,而是靠给介绍学生的老师提成来维持。

  一些艺考培训机构冒用教授名号招揽生源,招生简章抄来抄去、东拼西凑,不用这些人撑场面,他们很难招到学生

  喜欢较真的凌玲教授称,他最先关注到艺术高考培训市场,缘于他发现自己的照片和简历出现在一家名叫“星海之子音乐高考考前培训学校”(以下简称“星海之子”)的官网“考官讲座”中。“我从来没在这家机构上课,他们用我作招生宣传,根本没经我同意。”

  被宣传的不仅凌玲教授一个人。星海之子的宣传广告称“由音乐高考考前特训专家与星海音乐学院教授2003年联合创办于广州。以管理严而出名,以考官教学而闻名,以升学率最高而著名。”

  在该培训机构官网的“考官讲座”一栏中,位列前十位的均是来自星海音乐学院的“教授”讲座,另有72名教师介绍标题为“星海音乐学院教授”。

  记者查询星海音乐学院官方网站获悉,该校“专业教师”共有96位。若按照星海之子的说法计算,则星海音乐学院的老师绝大部分被该培训机构聘用,并都在该机构兼职教学。

  记者向出现在星海之子官网介绍的蔡松琦教授求证,在星海音乐学院任教的他显得非常惊讶,“我压根没听过这个学校,也谈不上任教。”

  记者采访星海音乐学院多名教授了解到,很多音乐高考培训学校都打着星海音乐学院知名教授授课的旗号招揽考生,其实都是虚假宣传。比如李晓,曾任星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他的名字出现在多个培训机构的招生网站和资料上,实际上李晓十几年前就移居国外,“说他来做讲座,纯粹是无稽之谈。”

  凌玲、蔡松琦等多名受访教授认为,一些音乐高考培训机构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用他们的名号招揽生源,已侵犯了他们的名誉权。蔡松琦教授一句话道出其中奥妙:“不少招生简章都是抄来抄去、东拼西凑,不用我们这些人撑场面,他们很难招到学生。”

  但是,对于渴望进入高等学府深造的音乐高考生来说,这些“知名教授”的吸引力实实在在。多名参加音乐高考培训的学生对记者说,他们花大把钱、用近半年的时间封闭培训,就是为了得到名师、甚至参与考试招生老师的指导,这样才能离梦想更近。

  记者通过网上搜索发现,仅广州的音乐高考培训机构就超过百家,每年招收的学生、收取的学费数额可谓巨大。

  “不排除有些机构超范围办学,甚至无证办学。”广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这些艺术高考培训机构的数量,教育部门目前并无具体数据统计。针对部分学校无证办学、虚假广告招生的情况,教育部门扶持与规范管理并举,指导各区、县级市教育局结合区域实际开展民办教育管理工作。

  上述负责人还透露,目前广州市教育局牵头草拟了《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促进民办教育发展的意见》,在激励机制、扶持政策以及依法管理等方面提出了具体措施。《意见》有望今年出台,这对艺术高考生来说,将是一个好消息。

  艺术高考生与培训机构签下保本协议,用更多的金钱时间去赌大学梦,不幸的是,他们中的很多人成了赌局中的输家

  不少音乐培训机构招生“利器”之一是承诺“保本”,收取高额学费,保证学生达到艺术考试本科分数线,如未能过线,学校将返还一定学费。

  去年,从惠州前来广州参加艺术高考培训的小徐参加了这样的“保本班”。据她介绍,她在惠州所读学校的老师向她推荐了这家位于黄埔区大沙地的音乐培训机构。

  最先,这家培训机构开出了诸多“口头承诺”:口头承诺有某音乐学院的著名教授,口头承诺为学生补文化课……最重要的是,保证学生达到本科分数线。

  小徐回忆,培训机构当初劝说:“签保本协议,不过线退还一半学费,这样你不亏。”招生专员最终说服了她,小徐签了这份《保本协议》,缴纳3万元学费。

  小徐说,保本班和普通班的区别在于学费不同——保本班学费3万,而普通班学费15000元左右。

  小徐很快发现有些不对劲,虽然交了3万元保本班的费用,但师资、课程设置和普通班并无大异,这让她感觉吃了亏,“花了比别人多的钱,却上同样的课”。此外,当时培训机构口头承诺的补习文化课也没按计划授课。

  口头承诺让小徐尝到了苦头。最初,校方口头承诺“请某音乐学院知名教授来讲课”,但实际上很多授课教师就是音乐学院的在读学生。

  去年小徐参加艺术类高考专业联考,不幸专业未过本科分数线。于是,她向学校要求退还一半学费,但此时校方耍起了花枪:“学校经济紧张,没钱。”历经近一年的拉锯战,双方找律师、打嘴架,返还金额从15000千元谈到8000元。直到现在,该机构只退还了3000元现金,另外打了张5000元的欠条。

  失望的小徐,现在广州某职业学院就读大专,读本科院校音乐系的梦,已离她远去。与小徐同样遭遇的还有其他同班多名考生,他们大部分降低要求读了专科,少数人选择复读。

  “保本”承诺其实是一桩对赌。艺术高考生签下保本协议,用更多的金钱、时间去赌大学梦。不幸的是,他们其中很多人成了赌局的输家。

  记者在广州大学城暗访发现,各类艺术高考培训机构鳞次栉比。在广州某艺术高考培训机构,其2012年课程设置了保本班,上课时间从2012年9月11日到单考结束,学费32800元,而另一个长训班上课时间相同,收费17800元。

  记者称要咨询课程设置,招生人员简单了解一下情况,推荐了保本班和更贵的精品班。“绝对保过,我们有这个自信,我们因材施教,但也要看家里经济条件怎么样。”

  “保本保的是哪个本科分数线?重点本科还是二本?”凌玲认为,不少培训机构承诺保本,但这其实是一种欺骗行为,多是口头承诺,而且没明确注明过哪个本科线,日后一旦学生未考过线,可能因模糊的协议内容而与培训机构产生纠纷。

  对艺术类高考生来说,高考何止是独木桥,还是一条没有掉头位的单行道。他们告别亲人,租住在城中村内,有的考生甚至耗费两年甚至三年时间去大城市参加考前培训班。

  “这是每个艺术生的必经阶段,我也是从这个阶段走过来的,即便是一个没有任何专业基础的人,经过冲刺班高强度训练后,专业课通过联考不成问题,落榜者更多的是因为文化课成绩不过关。”刚从广州某知名音乐学院毕业的小米告诉记者。

  来自广西的阿辰,刚刚参加完人生中第三次艺术类专业高考。前两年,他在北京参加培训,历经两次高考皆落榜。去年9月,他来到广州大学城参加音乐培训,星海音乐学院成了他今年的目标。

  阿辰花500元租住在大学城附近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出租屋,屋内没有衣柜,床是最大的家具,夏天没有空调,他靠着电风扇熬过几个月的闷热。

  在他看来,这是一条必须走下去的路。没有整齐划一的学校、宿舍、食堂。一日三餐游走于多家高校食堂之间,他想方设法节省生活费,但在音乐培训上,只要有希望提高考试成绩,花起钱来从不含糊。

  记者了解到,在省内一些市县,有的高中设有专门的艺术班,学生可以在自己学校备考复习。

  与此同时,大部分高中没有艺术班的,考生们只好背井离乡外出参加培训。作为教育大市,广州很多院校设置艺术及相关专业,学校周边培训机构多,这让艺术考生趋之若鹜。

  在考生们看来,培训机构聘请的都是音乐院校的老师,他们有很高的水平和丰富的授课经验。另外,音乐联考地点就在广州,不少培训机构在考点附近,考生们可以提前适应考试环境。集中学习的氛围,也是培训机构的优势之一。

  于是,考生们期待通过短短数月的专业机构集中培训,“冲刺”考入理想的大学。

  “看见别人去培训,自己也想去,不然总觉得比别人慢了半步考不上好学校。”参加了音乐联考的学生小叶觉得,参加艺术高考培训班也是一种心理安慰。

  凌玲教授认为,主管部门应对音乐培训机构逐一登记,查实其办学条件,打击虚假宣传、无教师资格、乱收费等问题,对违法违规的学校进行查处。物价部门对学校收费作出明确规定,督促学校退还学生学费的不合理部分。

  他还建议,那些音乐、美术特长生多的学校,可以适当请一些音乐院校的老师来校上课,这样学生既能不中断文化课,又不用离家到外地上课。对于零散考生,由当地教育主管部门批办并监管的正规高考培训机构授课。“以前有音乐院校自行举办长、短期补习班,师资稳定正规,效果也很好。”

  学院设立有职业技能鉴定所、广西第一火力发电国家职业技能鉴定站、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南方监管局电工进网作业许可证培训点等职业技能培训、鉴定、考核机构,为在校生和社会人员提供40多个工种的职业等级证书考证、鉴定及在职职业技能培训。同时还开设有高中起点的专科函授教育,并与武汉大学、广西大学等院校联合举办专科起点的本科继续教育。

  检查中还发现了今年校园营销的两个新亮点:一是在线办理移动通信业务的学生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十余个百分点,体现了绿色营销的新理念;二是在清华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高校,三家企业共同设立了通信业务综合受理大厅,开展联合营销,方便学生选择、办理各种电信业务,营造了既竞争又和谐的良好行业氛围。

  1、高速的局域网连接――校园网的核心为面向校园内部师生的网络,因此园区局域网是该系统的建设重点,并且网络信息中包含大量多媒体信息,故大容量、高速率的数据传输是网络的一项基本要求;

( 发布日期:2018-11-22 19: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