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晋幼儿园开展“戏曲进校园”活动

  同时,我国的教育机制也需要完善,目前存在惩戒权缺失和教育矫治不足的问题。教育法与义务教育法都规定,在义务教育阶段,不得开除学生。对有不良行为的学生可以批评教育,但是不得进行体罚或者变相体罚。对犯错的学生,学校与教师拥有怎样的惩戒权利,两部法律并未言明。教育部等九部门发布的“指导意见”给出的方案是,在学生素质评价手册上做负面记录。但是,这种荣誉处罚措施对那些并不看重荣辱的学生而言,显然是隔靴搔痒。

  “超级中学”为人诟病,是因为它有几宗罪。一是破坏区域教育生态。这种一家独大的“巨无霸”形成对区域内优质教育资源的垄断地位,对基层的优秀教师、高分学生层层掐尖、层层抽血,导致区域教育“水土流失”,根基动摇。许多曾经很有竞争力的县级高中难以为继,一些地方出现“县中沦陷”的现象。二是损害教育公平。“超级中学”集中在地级市或省会城市,优质高中重心过高、远离农村,必然会减少农村学生获得的机会,这也是近年来社会关注的名牌大学农村学生比例下降的一个可见的原因。三是助长应试教育和升学率评价。这些“超级中学”大多实行严格的应试训练,公开大肆开展升学率竞争、高调宣传“高考状元”,对基础教育产生负面导向。四是收取高额择校费。“超级中学”主要是靠行政化手段打造的,其生意经是靠高升学率为号召,大量招收择校生,主要靠择校费支撑其优质的办学条件、教师待遇和学校地位。五是大班大校有教育隐患。由于学生人数太多、班额较大,学校必须实行军事化、半军事化等有违人性化的管理。这种大规模学校不仅具有安全隐患,而且由于教师难以顾及众多学生,多数学生的教育质量也难以保证。而全世界的优质教育无不是以“小班小校”为特征的。

  2012年6月27日9:00在合肥一六八中学始信路校区举行高考复读招生咨询会,欢迎广大学生和家长参加。

  “如果你想要学,毛中是个合适的地方。”2018年4月底,距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一名毛坦厂中学高三学生在匆忙吃饭的间隙告诉澎湃新闻,镇上几乎所有的作息时间都围绕着学校、学生在安排。

  在此背景下,送到毛坦厂这样一个“准军事化管理”的学校上学,不失为许多打工家长们的最佳选择。

  最近,“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又成“网红”。本来想避嫌不打算出来说话,因为笔者就出生在毛坦厂镇隔壁邻县,但看到一些不明就里的人嘲讽声四起,忍不住出来说两句:不管你欣赏还是不欣赏,毛坦厂中学仍是当下中国偏远农村最佳教育模式。别指责我把话说得激烈,我就住在人大附中附近,孩子在“海淀牛校” 上高中,两边情况都清楚。

  今年,我市市区高中阶段学校计划招收新生约3.9万人。其中,普通高中学校计划招生 2.2万人,中等职业学校计划招生1.7万人。

( 发布日期:2019-01-18 18: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