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羽凡吸毒被抓!一个TED演讲告诉你你以为的“

  2018 年 11 月 26 日,石景山公安分局根据群众举报,在本市某小区抓获 2 名涉毒违法人员陈某(男,43 岁,歌手)和何某某(女,25 岁,无业)。 现场起获 7.96 克、 2.14 克。经尿检,陈某呈类和类阳性,何某某呈类阳性。目前,陈某因吸毒、非法持有毒品,何某某因吸毒均被行政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网表示,该男子为歌手陈羽凡(原名:陈涛)。北京青年报记者也核实,陈某就是著名歌手陈羽凡。

  他的好友胡海泉在微博上连用10个为什么咆哮:为什么?!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你要做这样错到极致的事情?为什么你不把痛苦予你最应该亲近的人分担?为什么你要对我隐瞒这么久?为什么你选择用如此愚蠢的方式逃避现实?为什么你沉沦的时刻不想想自己的父母和孩子?为什么你忘了这20年来还有那么那么多的伙伴曾给予我们信赖和希望?为什么?为什么?!

  许多人都会觉得,他吸毒是为了寻求精神刺激,或者是因为已经吸毒上瘾了!其实吸毒上瘾的理念或许是不完全正确的。

  以为TED演讲者Johann Hari通过各种实验和例子说明,之前对待吸毒者的做法是错的,毒瘾的对立面是和社会的联系。吸毒多半是因为对生活现状不满,而吸毒过后因为被社会孤立和冷眼相待而难以戒毒。Johann Hari认为,如果社会给予每个人更丰富的生活空间,更亲密的人际关系和更多的正能量,我们就可以去帮助原本可能想通过吸毒寻求刺激的人远离毒品,也让戒毒中的人永远脱离毒瘾的纠缠。

  我早年间的一个回忆就是试图去叫醒一个亲戚,但却叫不醒他。我当时只是一个小孩,并不知道为什么。当我长大了后我意识到我们家里有人吸毒上瘾了,到后来吸可卡因上瘾了。

  我最近常常想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现在是毒品第一次在美国和英国被禁止的第100年。我们接下来将这一项禁令推广到了全世界,我们做这一项生死攸关的决定已经有一个世纪了。对上瘾者进行惩罚,使他们痛苦,因为我们认为这样能够阻止他们,给他们一个停下来的激励。

  几年之前,我看着那些在我身边的至亲,饱受毒瘾困扰,想找到一些能够帮助他们的方法。然后发现,有许多难以置信的问题,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比如,什么造成了上瘾?为什么我们仍在使用这种看起来并不管用的方法?是否还有一种更好的方法值得我们尝试?

  我读了很多相关资料, 然而却不能找到我想要的答案。所以我想,好吧,就去见见那些世界上各种以此为生的人和研究这些问题的专家,和他们聊聊看是否能够从他们中找到答案。

  我一开始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一走就是30,000多英里,遇见了许多不同的人。从布鲁克林区布朗斯维尔的变性毒贩,到花了许多时间喂猫鼬致幻剂,看它们是否对此感兴趣的科学家,结果是它们确实对此感兴趣,但只在特定的情况下。我也去了唯一一个对所有毒品合法化的国家,葡萄牙,在那从毒品到都无罪。

  真正让我震惊的事情是我们对毒瘾的认知几乎是全部错误的。如果我们开始吸纳关于毒瘾的新的证据,我认为我们得改变包括毒品政策在内的许多东西,但让我们先从我们认识的。

  我之前所以为的开始想象中间这一排,想象你们从今天开始的20天,每天吸食三次,有些人听到这看起来比较兴奋啊。别担心,这只是假想试验,想象你们这么做,好吗?会发生什么?这样的后果

  过去的一百年我们都是如此被告知的,我们认为由于包含了化学致瘾剂,当你服用了一段时间之后,你的身体就会对它形成依赖,你开始从生理上需要它。20天后,你们所有人都会上瘾。对吗? 这是我过去认为的。

  第一件事,让我想到我们过去一直认为的后果其实是错误的。如果我今天走出TEDTalk剧场,被车撞了,摔坏了髋关节,我会被送到医院,注射很多的二乙酰吗啡。二乙酰吗啡就是,甚至比你在街上买的品质更好,因为你从毒贩那买的已经被污染了。

  事实上,只有一小部分是,然而你从医生那拿的是医用纯度的,而且你还需要用上很长一段时间。这间房里有许多的人,你们可能没有意识到你们已经摄入了很多的,屏幕前面的各位也是一样,这已经发生了。

  如果我们对毒瘾的想法是对的,那些人都暴露在化学致瘾剂前,会发生什么呢?他们应该成为瘾君子,这项研究非常谨慎,你不会发现,当你的祖母换了一个髋关节后,就成为了瘾君子(笑声)

  当我知道这一点之后,我觉得很奇怪,与我之前所到的、所知道的都相反,我认为这不可能,直到我遇到一个叫布鲁斯·亚历山大的人,他是一个温哥华的心理学教授,正在进行一项不可思议的实验,这项实验可能帮助我们理解这个问题。

  亚历山大教授向我解释道, 我们过去对毒瘾的了解,很多时候是因为在20世纪早期做的一系列实验,实验都很简单,你回家后今晚就可以做,如果你有一点虐待狂的话,你把老鼠放到笼子里,给它两个水杯,一杯放水,另一杯添加或可卡因。

  如果你这么做,老鼠总是会选择有毒品的那一杯,常常会导致自己死亡,对吧,这就是我们如何上瘾的。在70年代,亚历山大教授开始注意这些实验,他发现了一些问题,他说,我们把老鼠放在了一个空的笼子里,它们除了毒品做不了别的事情,让我试一试其它的事情,所以亚历山大教授建造了一个笼子,他称之为“老鼠公园” 。那是一个老鼠的天堂,在那有很多的奶酪、彩球还有很多的隧道,最重要的是,它们在那又很多的同伴,方便交配。

  它们也有两个杯子,装着普通的水和有毒品的水,但有趣的事情是在老鼠公园,它们并不喜欢有毒品的水,它们基本上不喝,它们中没有出现不得不喝的老鼠,也没有过量服用的。当他们被隔离时,百分之百的都过量服用了毒品,而当它们过着开心并与外界交往的生活时,比例是零。

  当亚历山大教授第一眼看到这个现象的时候想,也许这个只是老鼠的情况,与我们的不同,但也许并不是与我们想象的那样不同。但幸运的是,有一个人类实验基于同样的原则,在同一个时间那就是越南战争。

  在越南,20%的美国军队使用了许多的,如果你看看当时的新闻报道,他们非常的担心,因为他们觉得战争结束以后会有成百上千的瘾君子出现在美国的街头,这些担心都是符合常理的。

  如今这些当年服用的士兵回家,普通心理学杂志做了一个详细的研究他们发生了什么?结果是他们没有去戒毒中心,95%的人就停止吸毒了,如果你相信化学制瘾的解释,这根本讲不通。

  但是亚历山大教授开始思考也许上瘾可以有另一种解释。他说,如果上瘾与化学制瘾物无关呢?如果上瘾是因为你的笼子呢?如果上瘾其实是一种对环境的适应呢?

  看看接下来这个案例。另一个叫作彼得·科恩的荷兰教授认为我们不应该称之为上瘾,也许我们应该称之为依赖。人类对于依赖有一种先天与自然的需要,当我们开心并健康的时候,我们会与其他人建立一种依赖关系。但是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由于生活的创伤和隔离,你会依赖其他给你安慰的东西。

  这可能是赌博,可能是色情。可能是可卡因,可能是,但你会依赖一些事物,那是我们的天性,这是作为人类,我们所需要的。

  开始的时候,我很难想通这件事,但一个让我理解这件事的方法是我能看见,我座位上有一杯水,对吧,我看见很多人都有一杯水忘了毒品、忘了毒品战争,假设一种合法的情况,这些杯子里装的可能是伏特加,对吧?我们都可能会喝醉,节目结束了我可能就会去(笑声) 但我们没有。

  但由于你们能负担得起很贵的TED门票,我猜你们能够付得起喝6个月的伏特加,你不会因此无家可归,你不会这么做,这样的原因,不是因为有人阻止你,这是因为你有着依赖和联系,那些你不希望错过的东西。

  你有你热爱的工作、有你喜欢的人、你有着健康的人际关系,而上瘾的核心我认为,也是我坚信证据显示的是对于现实生活的无奈。

  这对我们有着深远的启发在对毒品的斗争中最为明显;在亚利桑那,我与一个女性团体出游,她们被要求穿着T恤,写着“我是瘾君子” 排着队,被链子拴着,挖坟墓。而人们都取笑她们,当这些女性从监狱出来,她们会有犯罪记录,这意味着她们再也不能从事合法经济活动。

  当然,被铁链拴在一起使得这个例子有点极端,但事实上,几乎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我们对瘾君子多少都是这样的。我们惩罚他们、污辱他们、给他们犯罪记录,我们在他们重新与外界建立联系时施加阻碍。加拿大有一个教授,贾博.马特,他告诉我,如果你想要建立一个系统让上瘾变得更糕,你就应该建议一个这样的系统。

  而有一个地方决定建立一个完全相反的系统,我去那边看了下那是否有用。在2000年的时候,葡萄牙有着欧洲最严重的毒品问题,百分之一的人上瘾,令人震惊,每年他们都尝试使用更加强硬的美国的方法。他们不断惩罚瘾君子,诬蔑并羞辱他们,但是每年这个问题都变得更加严重。

  有一天,首相和反对党领袖坐在一起,大概是说,我们再也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那样全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上瘾,我们来建立一个由科学家和医生组成的小组,想一个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他们建立了一个由约翰·华谷劳博士领导的小组,审视所有的新证据,最后他们说 “将毒品合法化,不论是还是毒品,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撤回我们过去用来对付毒瘾的费用,撤回我们用来隔离瘾君子的费用,用这些钱来帮助他们回到社会” 。

  这并不是我们认为的解决毒瘾的方法,不论是在美国还是英国,他们也确实在家里做康复治疗,他们也做心理指导,这有些帮助,但最重要的事情与我们过去做的完全不同,就是为瘾君子创立大量就业机会,提供微型贷款以帮助他们做小本生意。

  假设你过去曾是一个机械工人,当你准备好了后,他们会去你工作的车库,说,如果你们雇佣这个人满一年,我们会付他一半的薪水。这个方法是为了确保葡萄牙的每一个瘾君子,在早上起床之后都有一些事情可做,当我在葡萄牙去探访那些瘾君子时,他们说的是,由于他们重新找到了目标,他们重新找到了与外界社会的依赖和关系。

  今年是这个实验开始的第15个年头 ,结果是注射毒品在葡萄牙的使用量降低了,根据英国犯罪学杂志的统计50%,也就是一半过量服用毒品的案例大量减少,毒品导致的艾滋病毒传播减少,在每个研究中上瘾指标都大量下降。一个比较令人信服的说明这很有用的事实就是,在葡萄要几乎没有人想要回到原来的系统里去。

  这是一个政治上的影响。事实上,我开始思考又一个层面的影响,所有的研究都会受之影响。我们生活在这样一种文化之中,人们对各种上瘾源越来越脆弱,不管是智能手机还是购物或者饮食,在这个演讲开始之前,你们知道,我们被告知关掉智能手机。我得说,你们中的许多人看看起来很失落,就好像瘾君子被告知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都不能见到毒贩了一样。

  许多的人觉得,听起来可能有点怪,我一直在谈与外界的失联是导致上瘾的主要因素,非常奇怪的是这种现象正在增长,因为我们都以为自己正处于联系最紧密的社会。但我逐渐开始思考,我们拥有的这种联系或我们以为的联系,就像是对人际关系的一种拙劣的模仿。

  如果你在生活中遭遇了危机,你总会注意到一些事情:你推特上的粉丝不会坐在你身边、你脸书上的伙伴不会帮你走出困境,只有你血肉相连的朋友,那些与你关系很深,细致入微,那些与你有着藕断丝连、面对面关系的朋友才会来帮你。我从环境作家比尔·麦克哪里了解到的一个研究,告诉了我们很多相关的道理。

  这个研究调查了美国人平均拥有的在危急时可以电话求助的亲密朋友的数量。这个数量自从1950年就开始下降,而每个人在家里的空间却一直稳定地增长。我认为这更像一个隐喻,就是做选择的文化。我们拿朋友交换房屋面积,拿联系交换物品,结果就是我们成为了最孤独的社会中人。

  那个做了老鼠公园实验的布鲁斯·亚历山大说我们一直在讨论个人层面的上瘾恢复,这是正确的,但我们更应该讨论社会层面上的恢复。我们出问题了,不仅仅是个人,更是整个集体,我们创造了一个社会,对于许多人来说生活就像一个孤立的笼子,远远不如老鼠公园。

  诚实地说,这并不是我深入调查这些的原因,我当时并未想去探索这些政治和社会相关的问题。我只想知道如何去帮助那些我爱的人,而当我结束了这段漫长的旅程,我却学到了这么多。我想着自己生命中的那些上瘾者,如果你真的够坦率,会承认爱一个上瘾者很困难,这里会有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你常常生气,我认为,这个讨论如此热烈的原因之一在于,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心里思考过这个问题,每一个都多少会看着上瘾的人。我希望有人可以阻止你,我们被告知对待生活中上瘾者的办法, 一种非常典型的办法其实来自,我认为真人秀“介入”,不知你们看过没有我认为生活中任何事都能在真人秀中反映出来,不过这是另一个Ted演讲的内容了;

  如果你曾经看过“介入”节目,一个非常简单的假定:找一个上瘾者,以及他们生活中的所有人,聚到一起,就他上瘾的事情对他说,如果你不戒掉,我们就疏离你,他们所做的就是拿其与上瘾者的联系来威胁他;结果取决于上瘾者会不会按他们想的去做。我开始思考,意识到为什么这种方法不起作用,我想这就好像是引入了毒品战争中的逻辑到我们的私人生活中来。

  我当时想,我如何才能像葡萄牙人那么做?如今我已尝试过的,也不能说很好地坚持了,因为这一点也不简单。是对那些在我生活中的瘾君子说:我想要加深与他们的联系,告诉他们,我爱你,不管你是否还在服毒。我爱你,不管你在什么阶段,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随时来到你身, 因为我爱你,不希望你独自一人或是感到孤单。

  我认为这条讯息 “你并不是孤身一人,我们爱你”的核心是它必须体现在我们对待瘾君子的每一个层面上,社会层面、政治层面及个人层面。我们向瘾君子们宣战了100年,我认为从一开始我们就应该对瘾君子展示关怀,因为上瘾的对立面,不是清醒而是联系。

  2016年10月12日,歌手宋冬野因涉毒被北京警方抓获。涉毒后的他发表道歉声明称,希望能以此事作为前车之鉴,让更多年轻人意识到涉毒危害,也让更多公众人物承担起社会责任。

  2015年11月12日19时许,北京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在朝阳区某小区内,将涉嫌非法持有毒品的嫌疑人尹某某查获。

  经检测,尹某某尿检呈苯丙胺类阳性,他对其吸食毒品及非法持有毒品的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早在2014年12月25日,尹相杰因涉毒被群众举报,在北京被警方抓获,现场起获等毒品10余克。2015年2月,尹相杰非法持有毒品案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法庭当庭作出判决,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尹相杰有期徒刑7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2014年3月18日,歌手李代沫因吸毒被抓,后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被起诉,一审获刑九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庭上,李代沫交待了吸毒过程,并表示认识到了错误,十分后悔,也坦言对不起父母、家人、朋友和歌迷。

  2014年8月14日,柯震东因在北京吸毒被刑拘。获释后,他在大陆与台湾分别举行了道歉会。返台后,检察部门认为柯震东没前科、犯后态度良好,判他缓起诉2年,自费戒瘾治疗,如他2年内无故未配合疗程3次,或未配合验尿再被验出吸毒,将撤销缓起诉,直接起诉。

  吸毒后,柯震东的工作机会大量减少,尽管他一度销声匿迹,但这位有吸毒前科的艺人还是想尝试复出。2018年,柯震东因出席资生堂NARS商业活动遭网友反对。

  2014年6月24日18时许,警方在北京市朝阳区将涉嫌吸食毒品的陈某宁(男,39岁)查获,该男子正是《武林外传》等热播剧的编剧宁财神。

  宁财神交代,他从2013年12月底开始吸食,被抓获前刚刚吸过毒。他一再承认自己的错误,对自己的吸毒行为“表示深切的歉意和懊悔”。

  之后,宁财神一改被捕时的懊恼表现,称不对自己吸毒表示后悔,甚至面对批评时表示,“嘴上说后悔有毛用啊?以后不在同一个地儿崴脚就是了”,引发争议。对于涉毒事件,宁财神也认为,这不会对自己职业生涯造成影响。

  2014年7月,张默因涉毒被北京警方抓获。与其他明星不同,张默此次并非首次涉毒。早在2012年1月30日,张默就因在北京顺义家中因吸食被行政拘留一次。获释后张默便销声匿迹,一直没有在公众面前露面。

  2014年8月,房祖名因容留他人吸毒,构成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罪,被判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2015年3月,王学兵因涉嫌容留他人吸食毒品罪被拘留审查。在审查中,王学兵如实交代了违法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较好。

  这些年,演艺人员涉毒案件频发,2016年上海出台相关规定,明确表示,广播影视、文艺团体不得邀请因吸毒行为被公安机关查处未满三年的人员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不予播出其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剧、广播电视节目以及代言的商业广告节目。

  2017年12月,山东出台《山东省禁毒条例》,明确对因吸毒行为被公安机关查处未满三年或者尚未戒除毒瘾的人员,不得邀请其作为主创人员参与制作广播电视节目或者参与文艺演出,不得播出其代言的商业广告。

( 发布日期:2019-01-22 07: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