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恢复不好给你做修复手术

  《湘问》是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客户端“新湖南”的重点频道之一,由湖南日报舆论监督部、华声在线新闻网站()、新湖南客户端联合主办,是媒体融合下的党媒移动问政、监督、咨询平台。《湘问》频道与湖南日报“舆情”版、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栏目在人员、后台、数据库、采编流程上互通互融,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本人是一个来自云南玉溪的女孩子今年22岁,在外面打工,因为家里原因,家庭关系分裂,父母离异,只有因父亲无能而身体一直不适的母亲和正在上学的妹妹,,我出来外面3年,没回过家,一直在外面工作,来湖南之前在长沙上过班,之后在湘潭待了一年多,攒了几万块钱,打了家里,准备整个容再回去和家里人过个年,再带齐身份证出来重新工作。

  过年前我去做了手术,那个医院就在我工作地方旁边,湘潭芙蓉大道雅美整形美容医院,在这家医院还未建起开始我就在此上班,抱了很大希望我过去问院里的工作人员,他们给我保证会给我做好,叫我先交费用态度不错,还给我介绍人给我推荐项目,我和他们认真的交流了很久先给我纹个雾眉,第一次支付手机转账2000元,签了个医院声明条款没有给我,因为本人没身份证,院方说明:可以登记手机号码和身份证号码,本人名字是院方同意让签的副名:声明不影响手术可以签,交了钱后开始手术,做出来眉毛没有眉形很凶,整个一个镰刀状,我接受不了问医生有什么问题吗,他们劝拖我没事很好看只是需要时间恢复,回去好好休息!配合医生的指导说明注意事项,我就信了,还给我推荐眼睛项目,对此说明;你再整个眼睛就好看多了,特意给我推荐购买了个100元,眉毛修复膏每天涂,经和医院协商班也没上了,准备休息,回去后几天支了工资准备来再做手术。

  2018年一月份左右我做了眼睛全综合,因为钱不够向老板支的现金,知情人还有我的老板和同事,本人向医院支付了总8900眼睛全综合手术,因为这个项目本来需要支付9800元人民币,由于院方公司这个项目在做广告原价收8900,具体情况可查证2018年1月8日院方进账记录了,由于院方一直没有给我做正确的术前保证,手术资料和费用院方并没有做任何记录,我的付款发票因为换了工作住址找不到了,手机上只有记载部分转账记录转账,支付院方2000雾眉手术费用和眉毛修复膏费用100……眼睛全综合手术手机付款1500,其余现金付款,具体做了8900的眼睛费用,手术执行医师他们介绍的雅美院长给我做的手术,我就躺手术室等待手术做完许久,中途因为没割好拆了又缝,眼睛全综合,还割了眼皮,手术执行师说明我眼皮有下垂,需要割除,做好以后肿得眼睛都睁不开,院方要求我按时间做检查眉毛修复和眼睛,,每次去检查院方都说明由于没修复的关系看着不对称,周围工作同事和顾客都有人说我变丑了变老了,整容失败了,这影响了我整个生活,我一直坚持了3个月,一直遵照他们医嘱去医院配合检查术后恢复情况之后,医院给我推荐别的项目做隆鼻手术,说做了鼻子眼睛就好看了!

  我回去上班处筹钱来做手术,之后一直在追问眉毛修复的事情他们说还没恢复好,都两个月了不能做眉毛修复手术,院方一直向本人提及整鼻子的事情,我疑惑,质问他们你们到底给不给我做,院方恐吓我说你觉得做不好就换别家医院吧,呵呵!一副高高在上无所畏惧的样子对我语气开始生硬不给与准确答复,一直在狡辩手术还未恢复,所以看着不对称,还找了好多医院人士进来,嘱咐我回去休息半年你就恢复好了,半年恢复不好给你做修复手术,因为要等半年,而且我这里没有任何做修复的合同,我委托他们给我开个术后修复证明,我就回去等修复,院方拒绝给我开出此证明。还转移话题安慰我手术很成功是我想太多,还抚慰我你是精神状态不好,最近没休息好吧,,好好回去休息等修复吧,不要急,我们看着挺好看的啊?

  由于院方人员说话前后语言不一致……说此是没恢复不对称,后面又说挺好看做的很成功,我一气之下和他们对峙,院方叫了一堆医院人士进来大声语言威慑,把我敢了出来! 我心里难受,白天去他们医院墙外面用漆喷了几个字,骗子,他们的门卫把我按住带了进去,一群人围着骂我,有个医院人事还动手打了我,我很气愤,院方主动报了警威胁我要给我送进监狱,还叫来了他们老板,要告我,然后警察来把我带走了,叫我不要去闹事,还陪同院方去卫生局处理此事,全盘都是在语言协商,未做正规渠道处理,警方口头我去法院起诉,上法院需要好多程序,还要找律师找证据,我钱已经花得差不多折腾了好几个月,每次去医院询问他们都言语恶毒,说有的是钱让你消失在湘潭并不怕你搞事,我本想录个音,可他们叫了一群工作人员在旁监视,全都站在我旁边语言羞辱我说我丑,还羞辱本人是坐台小姐,说我有精神病,院方内部一位给他们医院打广告的记者女式如此恶言秽语,咄咄逼人,还叫医院里的工作人员说把我弄去打一顿处理就好了。

  2018年,8月22日我去他们医院拿我的术前手术资料他们不给还一直和我恶语相向生生一群医院人士把我逼哭,之后说叫警察来敢我走,却口头和警方说麻烦警方来协商,还当着警察的面羞辱我,警官在旁置之不理,监督我签了一个术前同意书,我本问过这个我不需要签啊?我已经手术完为什么拿一份手术前同意书给我按手印,他们当着湘潭宝塔路警官的面和我亲自协商签的,院方陈述我们双方:说明这个同意书是同意为保护消费者隐私权不被泄露的给予知情同意书,需要我配合医院规定按手印才能把医疗就诊资料拿走,警察也看了协商叫我签此同意书,没做任何答复就说签完你就可以拿走了,在警官和我沟通的时候他们把原件打印,给了我复印件我没注意看拿走了,我签完后悔,那一份原医方口头说明的保护消费者权益同意书变成了一份另补加上的术前术后手术情况承担责任书,里面的条款均和院方描述的一概不属实,连医疗费用和手术中的用药数据都没写一片空白,警方当时没有给我们双方做出正确的调解,口气恶劣的质问我促使我被院方签此合同,我本以为相信警方会给我一个好的处理结果的,却这般让人匪夷所思。

  2018年,8月23日晚上我报了警,8月24日中午我去宝塔路派出所反馈情况, 当时和我一起去派出所知情人还有我男朋友,已和警方协商有问题冲突,宝塔路警方说明会配合调取出警记录,也口头证实有此事件发生。 如若以后发生任何医疗纠纷宝塔路警方违背道德不给与正面公正对待处理,我会用尽任何方法就算陪上我的命也要讨个公道。

  每次去他们医院都要被医院人士言语威胁羞辱我人权,好几晚上我站在马路上想寻死,又不想这么不明不白死了的心情,事后那晚上我去了他们医院门口,门锁着,我手示意叫门卫给我开门,他置之不理,我一头头撞玻璃门,撞出了个大口子,流着血,门卫叫警察把我带走了,我头上一片淤青肿得很厉害,他们一副冷漠说我傻,又不帮我,把我送回去了,之后我情绪一直低落的等了半年多恢复期,现在眼睛依旧这般扭曲难看变形不对称,还有眼皮上方宽厚得像几十岁的老奶奶般没有神色每天我最痛苦的事情就是面对镜头与外人的眼光,加上镜中恶心的自己。

  本人微信发信息给他们医院没人理我都把我删了,由于求证困难,证据不全面,希望有热心人士帮我个忙能还我个公道,钱都不好赚谁会愿意自己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就这么被骗了?赔钱还受骗吗?此上述如有任何虚假我愿接受任何法律责任处置。

( 发布日期:2019-01-25 01: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