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萃】贾彦琪:新高考改革背景下普通高中生

  自生涯教育理念提出后,国外学者便对此进行了广泛探讨,形成了包括生涯决定社会学习理论、生涯认知发展理论、生涯构建理论、生涯混沌理论在内的丰厚成果,并在上述理论指导下进行了诸多实践探索,而作为生涯教育重要载体的课程,也得到了研究者们的普遍关注。

  反观我国,生涯教育虽然起步较晚,但经过近30年的探索,也取得了一定进展。一方面,是对国外生涯教育经验的介绍及其对我国生涯教育发展的启示。另一方面,对我国生涯教育及其发展情况加以分析,并以此寻求未来的发展路径。

  实际上,生涯教育对我国普通高中而言并不陌生,但受制于有限的资源,以及“升学取向”的钳制,我国的生涯教育及课程建设长期以来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直到以充分维护学生教育选择权的新高考改革方案的正式出台并推进,生涯课程才一改以往鲜有人问津的状态,成为普通高中课程建设无法回避的问题。

  2014年9月,国务院正式颁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此后不久,上海、浙江作为第一批试点省份,陆续出台了相关的实施细则,由此拉开了新一轮高考改革的序幕。

  新一轮高考改革为学生提供了多元选择的空间和多次选择的机会,突出了专业类型的差异,充分体现了对学生主体的尊重。但权利的赋予并不等于能力的获取。首先,高中生正处于探索阶段的试验期,带有一定盲目性的尝试是该阶段的典型特点,这就表明高中生在进行生涯规划时难免存在一定的决策障碍。其次,学生更习惯于先根据分数确定能够报考的学校,再进行专业选择的思维方式,较少会优先考虑专业的适合性。最后,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生涯教育起步本身较晚,生涯教育以及生涯课程则大多处于零散和随意的状态,内容设计主观性较强,彼此之间缺乏必要的联系,还有一些学校甚至没有开设专门的生涯课程。此时,如果直接将选择权完全交到学生手中,不仅不能达到改革的预期设想,甚至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混乱。

  为了避免“学生的职业生涯发展规划进入‘快餐时代’,偏离新高考改革‘坚持自主选择,为每个学生提供更多的选择机会’的初衷”,我国普通高中教育有必要尽快补上生涯教育这一课,借助有目的、有计划的生涯课程建设,有效提升学生以选择能力为核心的人生规划能力,进而满足新高考改革对学生发展提出的新要求。

  普通高中的生涯课程建设并非单纯服务于新高考改革的应急之举,也不应该成为学校和教师的额外负担。在当前背景下,探讨普通高中生涯课程建设的价值定位,对于明确其建设方向,激发其建设动力具有非常必要的现实意义。

  关注高中生当前面临的现实问题无疑是生涯课程建设的应有价值取向,但这只是其中的部分内容,“生涯”代表了“生活里各种事态连续演进的方向,整合了在人一生中依序发展的各种职业和生活角色”。生涯课程也应当突破“升学”与“择业”的狭隘范围,在帮助学生选择适合自己的高考科目和未来修读专业的基础上,进一步引领学生寻觅人生的深层价值,实现由“术”向“道”的提升,不断增加学生在生涯发展过程中的幸福体验,充分发挥生涯课程对学生全程发展的引领作用。

  就我国生涯课程的特点而言,它并不属于国家课程的范畴,既没有统一的课程标准,也没有固定的教材,其组织与管理基本由学校和教师全权负责。这既是一种挑战,也是一个契机,可以为教师创造有利的发展空间,有利于其在实际行动中不断提升课程的开发能力和专业成长的自觉性。生涯课程建设还可以帮助教师更好地担当学生导师的角色,回应新高考改革对教师角色提出的新要求。生涯课程建设要践履促进教师专业成长的使命,充分发挥其在“成事”的过程中“成人”之价值。

  新高考改革“选考”制度的提出本来是为了促进学生多元而自由的发展,为学生的个性成长创造更为广阔的空间,但在实际践行中,出于求稳的考虑,“等级考试科目选择往往会演变成现代版的‘田忌赛马’”。究其根源还是学生没有意识到学校课程在升学之外的其他价值,或者没有认识到其他价值对于自身发展的重要意义,由此学生的兴趣和发展需求就自然让位于功利性目的。无论是从唤醒学生的内在动机,还是从实现新高考改革的设计初衷来看,都需要加强生涯课程与学校其他课程之间的联系,以帮助学生更为全面而深入地理解所学科目与未来发展乃至人生整体状态之间的微妙关系。建立生涯课程与学校整体课程的内在联系,使其成为学校课程文化的重要支撑,既是凸显学科课程生涯发展内涵的应有举措,也是充分发挥生涯课程内在价值的必然选择。

  随着新高考改革进程的不断推进,普通高中现有的生涯课程更显得乏力,在此背景下,如何实现生涯课程“从有到优”的飞跃,是当前普通高中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

  为避免生涯课程建设在新高考改革背景下再次陷入为考试和择业服务的狭隘视野之中,生涯课程建设首要解决的是要树立引领学生全程发展的价值取向,为学生一生的幸福成长找准方向、注入力量。

  首先,生涯课程应当针对高中生在不同发展时期所面临的困惑,设置相应的主题和内容,为学生提供及时的指导。其次,生涯课程应当为学生提供各类与生涯发展有关的知识与技能,赋予学生可以终身受用的生涯素养。最后,高中的生涯课程还需要引导学生树立必要的生涯价值信念,以熔铸“立命”之魂。

  成就学生的终身幸福,是高中生涯课程建设的旨归,无论是阶段性矛盾的处理,还是一般性能力的培养,实际上都是为达成这一目的而服务的。鼓励学生找到真正心之向往的未来生活,而不只是基于现状的权宜之选,让他们能够在生涯探索的过程中不断感受幸福,才是学校生涯课程的真正价值所在。

  若想使生涯课程真正成为学校课程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不是游离于其外的附加内容,就需要从学校课程的整体架构出发,对生涯课程建设进行自上而下的通盘考虑。具体而言,生涯课程建设应沿着纵横两条路径进行:在横向上,要加强同其他学校课程的联系。在纵向上,要体现学生的能力水平和发展需要。采取循环演进式的非线性组织方式,围绕学生生涯成长所需的核心知识与能力进行不同梯度的关联设计。

  生涯课程是一种兼具专业性和综合性的课程,其建设既需要专门的生涯理论和生涯指导技能,也需要多个学科领域的支撑,同时还与高校的专业学习以及社会的职业发展密切相关。针对生涯课程的上述特点,应采取多方合作策略,充分利用各种智慧和资源,以弥补教师“单兵作战”的不足,并在沟通交流的过程中不断提升教师的生涯课程开发能力和对学生生涯问题的了解程度,进而推动学校生涯课程的持续发展。

  从学校外部主体来看,需要与高等学校和社会教育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共同开发或直接购买生涯课程,在减轻教师压力的同时,也为其提供良好的学习范本。就学校内部主体而言,需要依托课程研发中心等相关组织建立跨学科的教研制度,使学校教师都能够参与生涯课程的开发与建设。此外,在课程资源的供给方面,学校还需要加强同企业和社区的联系,为学生提供多样而真实的实践平台。

  生涯课程建设并不是简单的课程开设,它涉及学生的全程发展、教师的专业成长,以及学科生涯价值的集中显现等问题,带有一定的全局性意义。为实现上述目标,必须以整体思维统领生涯课程的建设,这种整体性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在目标指向上,应超越专业选择和职业规划的短期意义,引导学生对自身的生命历程进行深刻地理解与透视,还原生涯发展的完整意涵;在体系构建上,突破就生涯课程而论生涯课程的狭隘视域,将生涯课程建设作为学校整体课程建设的有机组成,加强生涯课程与学校其他课程之间的联系,使二者得以相互滋养和支持;在人员构成上,转变当前生涯教师独负其荷的局面,建立可行的多方合作交流机制,整合不同主体的优势,并在这一过程中促进教师生涯指导和课程建设能力的提升,以便为生涯课程的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重庆高教研究》2018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毕雁/摘)

( 发布日期:2019-01-27 11: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