均由定点企业与教育部门根据市场需求及学校分

  深圳中小学生校服招标不久就蹊跷涨价有市民质疑校服企业单片区经营带来变相垄断

  今年7月份,10年未招标的深圳校服生产重新招标确认了9家生产厂家,招标没多久,中标的生产厂家就联名要求涨价,11月4日晚上,深圳市教育局在其官方网站上突然发布消息称,中小学校学生装正式提价,调价后售价较之前平均高出14.02%。尽管市教育局在消息中称涨价与成本高抬等原因挂钩,但此前毫无预兆,甚至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还声称“校服近期不会涨价”,但一夜之间就“涨你没商量”,这一现象引发了很多学生家长的质疑和不满。

  近期不断有市民投诉学生校服突然涨价,不少家长是在购买时才知道校服涨价了。据了解,11月4日晚上,深圳市教育局官网挂出了校服涨价信息:小学生夏运服的价格为53元/套,中学生的夏运服60元/套,小学生的春秋运动服为88元/套,中学生的春秋运动服为90元/套,涨价金额8~20元,整体价格平均涨幅为14.02%。

  “校服不是今年才招标的吗,怎么说涨就涨了?我给孩子买校服时才发现,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周围很多妈妈也觉得很突然。”包括胡女士在内的不少中小学生家长向晶报投诉,惊呼涨价突然。

  “说实话,校服质量很一般,夏天太厚不透气,常捂出痱子。”胡女士的儿子在福田区石厦小学就读二年级,今年9月份开学前后,校服曾一度出现断供,她几乎跑遍了福田区的校服供应点。如今校服又在一夜之间毫无预兆突然提价,她认为教育部门做法“不透明”,没有给出合理解释就贸然涨价,这价涨得让人心里没底。

  市民赵女士也是质疑涨价的家长之一。她向记者抱怨,现在物价纷纷开涨,可都有个渐进过程,校服涨价可以理解,可突然一次性超过10%的涨价,幅度过大,且之前没有任何涨价动静,深圳差不多有100万中小学生,涉及面很大,事先有关部门认真调研过吗,向家长咨询过吗?之前的价格真的不赚钱吗?

  黄女士的孩子在桂园小学就读,她告诉记者,校服涨价前曾出现断供,当时教育部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说“校服短期内不会涨价,所以我也没急着给孩子买,谁知一周之后市教育局就公布校服涨价了。我们觉得这里面不排除之前校服生产厂商有囤货卖高价的嫌疑。”黄女士说。

  “校服监管部门有认真调研吗?早几年前可是有深圳教育部门高层因为吃校服回扣被查处的事,怎么还是这样不明不白啊。”家长李先生说。

  记者近日采访中,不少学生也对涨价表示疑惑,就读于南头中学的小胡是高二学生,他认为从单套校服来看涨价并不多,但全套买下来也不便宜,加上深圳学生数量很大,这涨价总量很惊人。小胡说,一个学生从小学到中学,各类校服加起来有7套之多,“其实平时穿得多的也就是冬装夏装,学生礼服每周只穿一次,很是浪费。”

  福田一中学的初二学生小林说,涨价后的校服有点贵,他表示,现在身体正在发育,身体长高点,原来买的校服就不合身,“本来重买就要花一笔钱,现在涨价了又要多花钱,这么多学生,这里面有人赚大了”。

  “我的孩子今年已经是六年级了,现在学校还让买一套礼服,而且一周就穿一次,不买还不行,真是浪费啊。”家住福田的刘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说。

  根据涨价前后的价格,记者大致算了笔账,这次涨价后,小学生夏、冬全部4件校服买下来,要比涨价前多支出47元,中学生一套4件校服买下来,要比涨价前多支出49元。如果以每个学生一套校服平均支出增加约48元的标准计算,全市上百万中小学生,涨价后家长估计要增加支出约4800万元。

  今年深圳教育部门对校服生产招标后,有9家企业中标,那么这次涨价后,对这9家企业来说,平均每家就可增加收入500多万元。如果一个招标合同期为3年,这次涨价后9家企业将可能多赚1亿多元。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深圳市中小学生校服的价格此前均由市物价部门统一定价,今年5月进行了招标,这是深圳校服第二次公开招标,第一次是在2001年底,当时的合同期限为5年,但在2007年合同期满后,市教育局并没有再次组织公开招标,而是直接跟5家企业续约,一下又延续了5年的合作期限。两次招标之间隔了整整10年。

  

  对于当年不公开招标选择直接续约的原因,鲜有人提及,主管的市教育局并未向公众交代缘由。

  今年,市教育局打破延续10年的校服供应格局,重启校服招标工作。市教育局称,这次招标工作是按照2009年出台的《深圳市中小学校学生统一着装管理办法》施行的。

  据市有关部门知情者告诉晶报记者,校服涨价事宜其实并非临时起意,应该谋划了很长时间,不少投标的厂商其实是冲着中标后的涨价而去的。这也恰恰印证了为何这次招标结束之后,调价之事很快浮出水面。

  据该知情者介绍,今年7月,校服厂商招标工作刚刚结束,市教育局就很快牵头,将校服的调价方案以书面形式上报,方案中涨价幅度较现行学生装售价高出20%。提价方案因恰逢大运会将至,为维护公众情绪,市有关部门暂缓核定该调价方案。在大运过后的9月,也就是开学不久,市教育局又多次就校服涨价上报市有关部门,期望价格主管部门能尽快敲定校服价格上涨方案。

  根据市教育局公布的消息称,早在新一轮学生装定点生产供应企业公开招标中,9家中标企业的平均报价就比现行学生装售价高出20.50%,但最终确定涨价幅度为14.02%,整个过程据称经过了深圳市物价部门的审核。

  据知情人透露,超过20%的涨价方案,一开始就没能得到多个与会部门的通过,市政府采购中心要求市教育局提供校服厂商的成本核算及依据。为此,市教育局将企业成本核算的相关资料交给市价格认证中心,委托其以第三方角度对厂商成本明细进行监审。

  据有关人士透露,物价部门一方面考虑到厂家因10年来人工、生产及采购成本上涨带来的成本压力,另一方面也期望厂家要承担一部分的社会责任,不能将所有成本转移到学生及家长头上。经过该中心的成本测算后,市教育局提交欲涨价20%的调价方案没能通过。

  但教育部门为此积极协调,校服涨价的要求最终还是通过了。经过各个层面的拆减比对,校服的涨价幅度被物价部门同意涨幅为14.02%。

  尽管从欲涨价到最终涨价信息敲定并发布前后时长3个多月,但在此期间,教育部门始终未公开有关校服涨价各相关环节的详尽信息。

  据知情人士透露,市有关部门曾建议市教育局做好价格调整的前期解释和舆论疏导工作,有部门还建议其是否能考虑为贫困家庭给予补贴帮助,还建议市教育局对校服涨价进行公示。虽然市教育部门也曾在报纸上刊登涨价消息,但却从未向最受影响的学生及其家长作充分的说明与咨询,也没有向社会公众详细说明涨价的细节信息。

  “我们很难不将校服断供跟校服涨价联系起来。”市民陈先生向晶报说,“虽然没有明说,但事实上各个校服生产厂家都在不同的片区经营,表面看有几家在竞争,但其实涉及分区垄断,所以才出现了个别区域出现严重断供的现象。另外,在涨价前断货,当然也不排除厂家已经获悉涨价消息囤货,或故意制造货源紧张的现象,向有关方面施压。”

  早在今年9月底至10月初,深圳市多地出现校服断供情况。有媒体曾报道称,尤其在10月初,南山区学生校服供应一度断货,许多家长跑遍辖区10个专卖店,遭遇一衣难求。

  据了解,市政府采购中心今年组织的新一轮学生装定点生产供应企业公开招标中,共近20家企业参与投标,最终9家中标,原来的5家校服厂商全部包含其中。这一次合作期限定为3年。招标工作结束后,9家校服厂商通过抽签的方式确定了各自服务的片区。

  市教育局曾表示,各区校服销售门店的数量与选址,均由定点企业与教育部门根据市场需求及学校分布情况商定而设。

  可是,频频出现的市场断货,与已达到9家供应商的校服市场为何如此不契合?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分区管理早已是校服制造厂商之间心照不宣的“行规”。据一家校服厂商介绍,一个校服厂商只能负责抽签所中的片区,这早已是市教育局的“传统”,在过去的10年,深圳市中小学生校服均实行定点供应,由5家厂商承包。虽然并不一定强制市民在自己所在片区经销点购买校服,但该片区的校服供应商却不能跨片区经营。如今即使校服厂商增加至9家,这种“传统”依然延续了下来。各厂商不会主动介入到其它片区设置校服供应点,教育部门对此并未否认过。

  可这也恰恰是不少家长对校服供应商难说满意的主要原因。家住布吉的刘先生就抱怨称,因为整个片区就一家企业经营,刚给孩子买了一套礼服发现实用性不高,拿去退却被告知只能换。家住坪山的李女士也表示,片区经销点所售的红领巾质量不好,售价甚至高过杂货店,校服款式都一样,如果多家企业能在一起竞争,买的时候就可以对比质量。

  依据《深圳市中小学校学生统一着装管理办法》的要求,全市的学生校服均为“统一款式、统一价格、统一标准、统一商标”。也就意味着,无论厂商为谁,生产出来的校服产品并无太大区别。不少家长也表示,单片区经营带来变相垄断,既然都是正常招标的企业,且数量较以往有所增加,就应该提升企业之间的竞争力。尤其在缺货等紧急情况下,可互相提供货源,服务于民众。

  上周初,晶报就校服突然涨价的问题,希望市教育局接受采访,并向市教育局发出采访函。但截至昨日记者发稿时,尚未接到教育部门的任何正式回应。

( 发布日期:2019-03-10 18: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