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校服垄断整改:一次学法懂法用法的过程

  近年来,深圳校服风开始席卷广东地区,并以其夏季短袖搭配、冬季长裤的着装风格,成为校服界的“网红”。

  2016年年底,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一批行政垄断案例,其中包括“深圳市教育局在2011年、2014年学生装招标中,事先设定最低价格,对投标人资格和评审条款设置歧视性条件等行为,违反《反垄断法》”一例。消息一出,深圳市教育局随即承诺虚心接受意见,并努力调整相关法律法规。只是为何深圳校服垄断持续时间如此之长?目前深圳学生装招标管理规定如何调整?

  据了解,2002年以前,深圳学生校服由学校自行寻找厂家生产,属于一校一款,但由于部分学生不满校服质量及价格等,引起不少问题,使得监督管理陷入混乱。于是,深圳教育局在2001年底首次向社会公开招标,统一全市着装。首次参与招标企业多达50余家,最终中标5家,每家分管一块区域,分区包干,包揽所负责区域内所有中小学校服的生产和供应,不允许跨区销售,签约期限为5年。2007年,深圳市教育局并没有如约组织第二次招标,而是直接和之前中标的5家企业续签。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金焰分析认为,2001~2011年这10年间,学生装市场客观上是垄断的。

  资料显示,第二次招标发生在2011年7月,中标企业在原有5家的基础上,增多4家。招标前深圳教育局公布了预算成本价格,要求竞标企业必须按照“保本微利、不低于成本价格”的原则报价,并规定竞标企业必须是深圳注册企业。由于设置保护地方企业的评分标准,干预市场自由,因此引发一系列由垄断导致的服务态度恶劣、衣服质量差、价格不合理及断货断码等问题。

  时隔3年后的2014年,深圳学生装第三次开始招标,此次招标以2011年价格为基准,在其评分规则上,规定将近三年的深圳纳税总额纳入评分标准。

  “一个小片区只有一两家专卖店,服务态度又差,分明在搞垄断。”一位家长抱怨道。早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深圳市中小学生校服突然涨价家长质疑企业垄断”、“深圳九厂垄断百万学生校服跑遍10店难求一套”等新闻就已将垄断问题暴露台前,那么为何迟迟未得到解决?

  记者查阅深圳市教育局官方网站,发现教育局共设16个内设机构,从机构名称上看,没有涉及学生装、招标及监管等字眼的机构,而在职能介绍中,也只有学校安全管理处提及了“统筹协调学生装”,除此之外找不到任何有关学生装招标监管制度的内容。

  除深圳教育局官网信息公开一栏中没有对学生装招标的相关事宜进行公示外,深圳招标网上也并未搜到有关学生装招标信息的公告,更没有明确纪委监察人员,难道学生装招标不需要相应的监管机制?

  “招标有很多种方式,如果招标公告及环节不公开,中标企业无法知晓招标时间、无理由连续中标或招标不规范,那么教育局要担有一定责任。”金焰解释道。记者先后致电深圳市教育局及其学校安全管理处,均只得到了一个“管校服”同志的座机号码,随后拨打该号,该工作人员表示供应校服的都是中标企业,其他情况不清楚。而后记者来到教育局,该局学校安全管理处王刚科长对此问题给出解释:“招标公告和招标情况及信息都是在深圳市财政委采购中心公示的,在招标工作中,严格按照相关规定,遵守三公开原则,招标公示和结果不是挂在我们官网的,我们只是上报我局需要招标的情况。”上报招标需求后,招标具体情况和结果不能挂至官网?教育局有没有责任在其官网上设置学生装招标信息栏,指引企业、学校及家长前往指定网站了解情况?

  记者带着疑问走访了不少深圳家长,超八成的家长认为学生装垄断虽没提升价格,但招标情况及信息在教育局官网还是需要体现。深圳罗湖区蓝先生在采访中说道“我们私下早就质疑过校服垄断问题,校服还是多点竞争比较好,招标也需要告知。”也有家长表示垄断能接受,“垄断肯定是有的,但只要质量没问题,价格也过得去,我没什么意见。”住在龙华区的蓝蝶女士如是说。金焰也在采访中表示垄断属于经营者行为,是经营者在经营过程中为避免市场竞争作出的反应,不过有关部门的相关举措不要助力这种垄断的延续。

  对于此,深圳教育局做出“虚心接受发展改革等主管部门意见,严格按照《反垄断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做好学生装价格管理相关工作,在以后类似招标中不在招标前公布任何指导价格,将修订学生装管理办法,考虑完全由市场自行定价”,“严格按照《反垄断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及发改部门的要求,在2014年招标文件基础上,依法依规提出招标需求内容,配合政府采购部门制定规范合格的招标文件”,姿态诚恳,同时承诺要“深入学习研究《反垄断法》,在2014年招标主动整改的基础上,以后工作中严格按照《反垄断法》等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继续主动改进,确保更加依法依规开展学生装管理工作。”

  那接下来深圳市教育局关于改善学生装垄断问题的第一举措是什么呢?金焰建议,教育局应进行重新招标,并按“组织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处50万元以下罚款”的相关法律法规接受有关部门的处罚,同时界定其造成垄断市场的程度;与形成垄断的相关企业共同接受处罚,处罚条例按照《反垄断法》第四十六条“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1%以上10%以下的罚款”来执行。

  近日,记者来到深圳市市民中心,就目前具体整改措施,向市教育局了解情况。该局学校安全管理处处长肖伟峰在采访时称:“2014年已基本调整了2011年发现的问题,只是相关部门认为我们还有整改的空间;另外,参与学生装招标工作的部门很多,不是我们部门说了算,我们也都是依法办事。目前还在等广东省学生装管理部门的相关指导意见,我们会结合深圳本地情况做相应的整改措施。此前广东省教育厅提出三种学生装管理模式,其中包括市场、招标等模式,所以接下来我们会进行调研,选择最适合深圳的管理模式。如果2017年底确定要进行招标,肯定是3年一招,但省教育厅指导文件不一定会让我们使用招标模式。假设招标,我们会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来招标,依法把工作做好。”

  那2001年至2011年10年间,为何没有按规定再招标?对此,教育局学校安全管理处科长王刚表示:“当时缺乏相应指导,教育部1993年首发相关文件,一直到近几年出台新文件,在此之前,教育部让各个地方自主摸索。也就是说招标可以,不招标也不一定违法。上级部门没有明确规定,也没有严格要求,当时的工作都是根据实际情况来做的,只是后来逐渐完善了各种法律法规,因而出现与法规有出入的地方。”

  面对2011年9家企业分区包干的垄断质疑,教育局方面解释:主要是为保障供应的稳定,如若哪方面出现问题可以追溯到源头,也可以厘清与中标企业条款的落实。2014年以后,虽然也划有区域,但每个区域最少有2到3家,在这个区域内,可以自由竞争,而我们只是设定每个中标企业不可以少于4个销售点,究竟设多少个点,可以结合自己的情况来安排设点销售。此说法与记者此前的走访调查相符。

  关于国家发展改革委提及的“事先设定最低价格,对投标人资格和评审条款设置歧视性条件等行为”,深圳市教育局也给出了说法:“学生装工作参与部门多,测算中心测算价格,财政委招标采购办负责招标,市场监管委约束学生装管理,我们分工合作各司其职。为了避免企业招标价格不可预测,我们规定价格只供给企业做参考,仅明确市场成本价。”此外,该局还就相关问题的整改措施作出了书面回复,回复中提到整改事先制定价格的内容:“2014年学生装招标比2011年招标在学生装价格确定方面有了很大的改进,如未在招标前公布成本价格,且未在招标后调整确定的价格。”并承诺“在以后类似招标中不在招标前公布任何指导价格,也不在招标后调整确定的价格,要求中标企业执行中标价格。”

  “关于招标,招标采购部门有个模版。模版上限制外地企业。只要有分支机构在深圳,就可竞标;有分支机构可以更好地服务本地市场,如果连分支机构都没有,即使中标,也没法提供稳定的服务,这个我们能理解,再加上他们是专业的招标采购部门,我们只是按照模版走。”王刚科长说。

  据了解,2014年至今,中标企业已达21家,其中不乏有广州、福建、青海等地的厂家,对此,教育部门证实2014年招标确实在限制外地企业上做了明确的整改。

  王刚在采访中说:“接下来要改的,其实就是在纳税评分项上,把‘深圳’二字去掉。也会根据上级最新的文件精神和法律法规执行,尽量减少瑕疵,现在省厅文件仍未下达,我们会遵循‘规定了就做,不规定就不做’的原则。”

( 发布日期:2019-03-12 04: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