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需建立规范的学生电子学籍

  据毛坦厂中学官网7月26日公布的录取名单,通过今年中考,统招、定向、补投三类共录取高一新生1504人。但9月5日公布的高一新生分班表却有5232人,其中3728人来自金安中学。

  采访中,有学生家长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今年通过黄牛“买进”金安中学的借读生有3000人以上。按照黄牛的报价,以金安中学一名高一借读生收费3万元计算,3000人则高达9000万元,而金安中学的正常借读费只有1.5万元。

  9月6日,金安中学负责人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不承认3000借读生的说法,但也没有向北青报记者提供确切的借读生人数,表示“还没有统计”。

  按安徽省教育厅的规定,各学校不得自行录取无档案考生,并需建立规范的学生电子学籍。对擅自扩大招生计划或自行录取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划定的普通高中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以下的考生,一律不能建立和获得学籍,不能发放普通高中毕业证书。

  若按此规定严格执行,那些持“职高”学籍的学生,即便人在毛坦厂中学读书,最终也不能从那里毕业。

  对于买卖学籍的现象,安徽省教育厅也早有规定,各校不得私自招收未经教育主管部门批准录取或已被其他学校录取的新生,严禁买卖学籍,不得委托其他学校代为招生或为其他学校挂靠学籍,严禁以其他学校名义进行招生。

  2013年5月23日,合肥市教育局获悉省教育厅“关于人民群众来信反映肥东县梁园中学虚报学生人数问题”。学籍系统显示,该校初中在校生为399人,高中在校生为1350人。

  调查显示,学籍数据与实际在校生不一致的主要原因是,高中学生外出借读,该校为乡镇中学,学生在高一注册后,即到县城民办高中借读,高中差额共902人,其中有611人在外借读。

  当时合肥市教育局通报称,责成严格执行省、市中小学学籍管理的各项规定,加强区域内学籍管理工作力度,杜绝“生籍不一致”。对于其他原因导致学生不在校就读的,一律做取消学籍处理。肥东县教体局则于当年6月4日将那些不在校就读学生,全部取消了学籍。本版文并摄/见习记者 刘保奇

( 发布日期:2019-04-24 18: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