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最大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评价两极生

  核心提示:2013年的时候,毛坦厂中学的高考考生是11000人,一本达线多人,本科达线多人,这意味着本科达线年它的本科达线万大关,因为在

  核心提示:2013年的时候,毛坦厂中学的高考考生是11000人,一本达线多人,本科达线多人,这意味着本科达线年它的本科达线万大关,因为在校人数超过2万,再加上有数万名的陪读的家长,所以它被外界称为是“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

  解说:2015年6月5日,早上七点多,中国南方的一座小镇上万人空巷,人们纷纷举着相机手机,等待着迎接小镇上一年一度,比春节还要壮观隆重的盛事,欢送高考学子离校,两天后,这些孩子将踏上高考考场。

  解说:如同往年一样,早上8点08分,毛坦广中学40辆考生大巴徐徐驶出校门,前往考场所在地,六安市,根据惯例,头车的司机要属马,第一车的学生要么属马要是姓马,寓意“马到成功”。

  陈晓楠:在安徽大别山脚下,有一个地处偏僻的小镇,小镇上有一所中学,这个小镇原本寂寂无名,在整个中国的地图上一时间你几乎很难找到它,但是这所中学在近几年,确实奇迹般的突然声明远扬,因为这所有中学在过去几年,创造了一连串非常让人惊讶的数据,2013年的时候,它的高考考生是11000人,一本达线多人,本科达线多人,这意味着本科达线年它的本科达线万大关,这所学校就是毛坦厂中学,因为在校人数超过2万,再加上有数万名的陪读的家长,所以它被外界称为是“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它以非常严格苛刻的教学和管理著称,家长们也特别的信赖它纷纷赞许,但是对于这一份高考成绩,外界的评价也可谓是冰火两重天,比如有人就质疑它根本就是在培养“应试机器”,有人说,它根本是“泯灭了个性”,而当地的学生传说中也是称它为“魔鬼训练营”甚至有人说它是“人间之地狱”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毛坦广中学的生源还是有增无减,那么高考临近,这个“魔鬼训练营”这个传说中的地狱,到底是何种景况呢。

  解说:2015年3月,高三最后一个学期开学不久,我们来到了“高考工厂”所在地的安徽六安毛坦厂镇,小镇座落在大别山脚下,距离市区一个半小时车程,初到毛坦厂,南方连绵多日的梅雨天气刚过,气候湿冷难耐,街道上箫瑟冷清,镇子的样貌也和大多数中国普通乡镇毫无二致。

  就在下午5点10分左右,小镇上的冷清突然被打破了,短短10几分内,毛坦厂中学门前的一条街上,几百名,摊贩,不约而同推车小车陆续走来,派成一列打开煤气灶,蓄势待发,与此同时,数以千计的中老年男女们,拎着饭盒像溪流一样从小镇四面八方的小路上冒了出来,源源不断地涌向学校门口。

  下午5点40分,校门打开,第一批学生奔出了学校,随后几千名学生行色匆匆的走了出来,迅速的校门口方圆百米,所有的道路被学生和家长占领,在冰冷的户外,学们们打开了饭盒,就地吃起了晚饭。

  解说:初到毛坦厂,这在国内任何一所高中都罕见的情景,令记者诧异不已,置身这庞大的群体中,我们试图寻找一些考生家长:。

  解说:家长告诉我们,学生们的休息时间非常紧张,怕路上来回奔波耽误上课,即便就住在附近,家长也要把饭送到校门口,他们也根本没有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

  不一会儿,抱着饭盒匆匆扒完晚饭的学生,丢下筷子折回学校,而家长们也收起饭盒离去,不到20分钟,刚刚还在沸腾的小镇,人们如同洪水退去般再次归于平静。

  当晚,考虑到晚自习结束后,家长和学生的时间比白天从容,我们继续来到学校,希望找到我们的拍摄对象。

  记者:当时第一次跟你说,你要来这复读的时候,你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考生:啊,好恐怖啊,太恐怖了,这个地方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地方了,知道这个地方老师很严厉,管的很严厉。

  解说:到达毛坦厂的第一天,虽然只是片段式的接触,但整个镇子所散发的紧张气息已经传递给了我们,此后连续几日,我们徘徊在学校附近,始终一无所获,随后我们决定远离学校,走近附近的居民区,一位家长终于同意了我们的拍摄,甚至帮助联系了十几户邻居接受采访。

  受访者:你们在这只能拍我们这个楼层,这一个楼层是一个小孩的,这个是五层在上头,一层二层三层都在底下。

  解说:然而当天下午,当我们再次来到这栋居住了近50户的陪读小楼的时候,整个楼层却空空当当,家长纷纷回避,最终有人和我们道出了实情,学校曾告诫过学生,不要接受媒体采访,怕给孩子带来麻烦,家长们退出了拍摄。

  陈晓楠:家长的回避,学校的告诫,让这所在舆论风口浪尖上的学校好像显得更加神秘,其实作为深山小镇的一所学校,曾经的毛坦厂中学可根本没有这样的名气,1998年的时候,只有98名学生达到了本科录取分数线,随着大量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这个学校一时间几乎成了一个空壳了,而它的线年,那个时候中国的高校扩招,中国大学的数量一下子增加了两倍,高中很多也在扩容,毛坦厂中学就抓住这个时机,不惜贷款吸纳了很多优秀的教师,成绩啊,名声都在逐年提升,而到2005年的时候,毛坦厂中学又成立了一所可容纳万人的一个巨型的复读学校,金安中学,这两个学校共用500名师资,在此后连年惊人的高考成绩,就一下子让这个学校声明远扬了,而且也随之就吸引了数倍于小镇居民的外来的人口涌到这里来,这就好像成了一个产业链了,它也给这些带来了非常多的商机,高考成了毛坦厂的黄金产业。

  解说:就在我们的拍摄困难重重之际,几位陪读家长意外地同意进行短暂的拍摄,希望能够记录下他们和孩子这段最特殊的时光,留作人生纪念,但他们提出一个要求,节目一定要在高考之后播出,借着这难得而有限的采访机会,我们得以捕捉到“高考工厂”的零星片段。

  张维青,46岁,合肥人,初中毕业,从业建筑装修业十几年,一直在全国各地辗转奔波,曾参与过苏州南京高铁站的装修,事业小有成就,2014年儿子高考不及三本线,给他的打击很大。

  张维青(陪读家长):他的成绩一模跟二模出来,我就知道了,但我也知道也迟了,感觉我们在高中的时候付出得少,监督的孩子也少,经常出去,感觉小孩的教育也拖延了。

  解说:高考结束,儿子张坤主动提出独资到毛坦厂复读,张维青实地考察一番,了解到学校不给复读男生提供宿舍,早上6:30上课,晚上10:50下晚自习,吃饭时间紧张,甚至没有休息日,不放心儿子独自生活,妻子又在照顾生病的老父亲,无暇抽身,他作出一个决定,暂时解散自己组建多年的施工队,亲自陪读。

  张维青:我一看这里的环境管得这么紧,就一个孩子,也不放心,男孩子跟母亲带一般就内向一些,假如小孩再搞个三长两短,完了后悔就迟了,虽然对事业丢了,反正是有点惋惜,但总的想想,对父亲对小孩子,对我这个家庭我感觉我做的还值得。

  

( 发布日期:2019-04-29 09: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