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丹江口山沟学校23年 乡村教师乐当库区孩子

  从丹江口市区西行,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开上近两个小时,就到了龙山镇彭家沟村。小村四面环山,丹江口水库在山外画了大半个圆,将村子拥在怀里。彭家沟小学教学点就在这个交通不便的山沟里。43岁的彭玉生,在这里教书已有23个年头。

  和印象中的很多乡村教师不同,彭玉生身上丝毫看不出坚守的苦,面对所有人都是乐呵呵的。他把课堂拓展到田间地头,陪着孩子在玩中学;他引入互联网优质资源,让学生接受先进的教育;他借力各大公益组织,让学校变成温馨舒适的家园,让学生有机会和马云视频对话;他悉心培养青年教师,让这个梦想孵化器可以持续运转。“看着一批批山里娃走进大学,迎接一波波城里教师来取经,我怎么能不快乐,不满足?”彭玉生说,他愿继续当好库区孩子的摆渡人。

  彭家沟小学教学点目前有49名学生,一至四年级各一个班,还有一个学前班。彭玉生是教学点负责人,同时也要带两个年级的数学课。

  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正值期末考试前。彭玉生带着三年级6名学生,围坐在教室后方读书角的小圆桌旁,复习关于正方形、长方形面积的知识点。他先让孩子们大声读懂题目,再一个一个的提问,让大家互相指出错误。“学生少就有这样的好处,我可以和他们零距离讨论。”彭玉生说。“走,跟我下楼。”看到孩子们做题累了,彭玉生拿上长尺,领着大家来到学校操场上。操场一侧有个长方形花坛,还有两处围成正方形的长椅,这成了天然的教学道具。孩子们争着抢着,要自己来测量。

  晚饭时间,趁着食堂里没有老师。记者问学生们,最喜欢哪个老师。大家异口同声地喊,“彭老师”。“他讲课很有意思,常跟我们讲笑话。”“他经常拿些小道具,难题一看就懂。”“他最喜欢表扬人。”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三年级的何浩彬说,他最喜欢和彭老师去山里,还学会了拍照识花。

  原来,彭玉生坚持把课堂教学生活化,常把课堂设在操场、山里、田间地头。他认为,孩子爱玩的天性不该被磨灭,在玩中也能学到很多知识,而大自然正是最好的老师。他开设《四季自然》课程,领着孩子们在山间田野,认野菜,找草药,看害虫,摸土壤。他就地取材开展自制玩具比赛:孩子们拿着狗尾草做小兔子,摘下扁豆荚做口哨……大山成了课堂和舞台。

  当寄宿的孩子们吃过晚饭,彭玉生把学前班的5岁男孩田青宇抱上摩托车后座,骑向4公里外的长沟村。“田青宇家境贫寒,母亲腿部还有些残疾,所以我家访去得较多。”彭玉生说。

  这辆骑了十几年的摩托,不知修过多少次,里程表也早已跑坏。因此,彭玉生23年来走了多长的家访路已无从统计,他只知道,学校服务的4个村每个角落、每个学生家庭他都去过,每个学生的情况在他心里都有一本账。“学校留守儿童多,还有十几个是单亲家庭,特别需要关爱。”彭玉生说。这些年,他资助了40多名贫困生,劝返了20多名将要辍学的学生,演绎了现实版的《一个都不能少》。“经过几次移民,村民们住得相对集中了,渔民也上岸了,我的家访也变得容易多了。”彭玉生笑着说,至少现在不用摇船去家访了。他还记得,2011年10月的一天,为劝返一个辍学的孩子,他和老师们去往汉江河上一个孤岛。雨涝严重,摩托车爆胎。他们推着摩托车蹒跚前行,几经辗转,又换搭渔船,上岛时已是晚上8点。

  像这样的苦,彭玉生不愿多谈,其实他经历了不少,直到2012年他在学校住的还是漏风的房子。他说,自己就是彭家沟村人,小时候就是读的这所学校,他不来谁来?1996年,从郧县师范学校毕业后,彭玉生就毅然回到家乡任教,在艰苦的条件下,他还通过自学考试,拿到了湖北大学专科、本科文凭。

  因学龄儿童减少,彭家沟这所学校从高中变成初中,又变成了小学教学点,但学校硬件设施大为改观。现在拥有教学楼、综合楼、教师周转房、学生宿舍楼和食堂。每间教室里都有电子大屏、读书角,走廊里有智能图书柜,寝室里能洗热水澡,睡前还有广播放故事。

  这些,除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也离不开彭玉生多方奔走、联络,争取到50多万元捐款捐物。记者看到,学校宣传栏上记录着27条爱心企业、组织和个人的善举,其中近3年最为密集,援助主体以互联网公益组织和项目为主。捐助的物资小到文具、衣物、体育器材、电子阅读器、平板和笔记本电脑,大到智能书柜、澡堂等,还有几项网络课程和资源库。

  硬件堪比城里学校,教育理念和方法也要对标。在互联网公益组织帮助下,彭玉生带着老师们一起钻研,开起了创客课程、编程课、网络素养课,建起了电脑教室、智能阅读区。孩子们不仅能通过网课接受大城市名师的教导,还积极参与全国活动,他们的作品飞出了大山。何浩彬的设计画,获得中国娃公益一等奖;陈钰林获得幕天爱阅少年称号;20多名留守儿童的美术作品在上海教育博览会上展出……

  高度信息化的教学点,插上互联网翅膀的农村娃,也引起了教育主管部门的注意。今年,十堰市教育技术现场会上,彭玉生作为唯一乡村学校代表做交流发言;丹江口市教育技术现场会放在了彭家沟小学教学点,数十所城里学校的校长来参观学习。“小小的教学点竟然有机器人课程!”省教育电教馆的领导也赞不绝口。

  坚守彭家沟23年,彭玉生默默付出的同时,也得到了很多肯定。他先后获得全省贫困地区专业人才奉献岗位奖、全国希望工程园丁奖、马云乡村教师奖等荣誉。“孩子们光有一个彭玉生远远不够。”彭玉生说,23年来他至少经历了20名年轻老师来了又走,不过他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老师“留得住”。

  

  点亮一名教师,就能点亮一群孩子。彭玉生常对老师们说,经费再紧张也要保障教师的专业发展。他先后把老师们送到北京、上海、南京等地培训,还支持鼓励老师参加各类教学比赛。现在,全校7名老师都有一门特色课程,50多岁的老教师也能利用平板上课。“其实,年轻老师也是我的老师。”彭玉生说的老师,就包括2015年入职的蔡明镜。这位小姑娘,在彭玉生帮助下度过艰难的适应期后,很快展现出年轻教师的活力与创意。创办诗歌社团,开展快乐晨读、书法大赛,举行汉字听写大会、趣味运动会,这些都有蔡明镜的功劳。

  2018年,继师傅彭玉生获得马云乡村教师奖后,蔡明镜也获得了这一奖项。到三亚领奖时,蔡明镜站在海边,给孩子们直播从未见过的大海。马云也悄悄走到镜头前,向孩子们问好,并说有机会一定来看望大家。

  因为这些追求进步的老师,彭家沟的孩子们也都增长了见识,难怪他们见到记者时比城里孩子都大方。这些年来,彭玉生教过的学生有60多人考上大学。山沟里,彭玉生们的故事还在继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发布日期:2019-07-20 14: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