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它的整体是局限在肉体层次的整体

  中西医之争持续了这么久,个人觉得中医就是废物。看看医学院的高考分数就知道,西医顶尖的北大,清华,复

  中西医之争持续了这么久,个人觉得中医就是废物。看看医学院的高考分数就知道,西医顶尖的北大,清华,复

  中西医之争持续了这么久,个人觉得中医就是废物。看看医学院的高考分数就知道,西医顶尖的北大,清华,复旦上交医学院多少分?中医最强的北京中医药,上海中医药才多少分?这足以反应...

  中西医之争持续了这么久,个人觉得中医就是废物。看看医学院的高考分数就知道,西医顶尖的北大,清华,复旦上交医学院多少分?中医最强的北京中医药,上海中医药才多少分?这足以反应学医之人的智商差距了。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找骂的是吧。北大,清华,复旦,上交什么专业分不高?什么专业不顶尖?而且,北大,清华,复旦,上交的西医顶尖吗?有这个专业吗?中西医之争就是个笑话。不包括日韩等中华文化圈内的,就算是西方那几个主要的发达国家,研究中医药的比国内真正从业的人都多。西医即现代医学,临床医学等都是西医范畴。中医治疗下古代皇子夭折率高达50%。如果你真的对临床医学等专业有所了解,就应该知道,如今没有一个医生在具体治病时,一点中医的措施都不用,无论中西医。如果你对中医理论有所了解,你就应该知道,所谓的肝气并不仅仅指的是肝脏,而是一个系统。并且,经络穴位等中医概念已经为现代科学所证实,在以严谨著称的德国北欧等地已经正式作为治疗手段之一。还有,偷换概念不要这么明显好吗?古代皇子夭折率高达50%是在什么时候?那时的西方照样采用草药疗法,甚至是巫术好不?用现代的东西比较古代,很好玩是吗?好吧。你知道如今的所谓西药有多少是由自然提取物制成的?而且,现代中医照样可以做心脑血管和神经系统的手术。照样可以使用CT等现代医学设备。只不过是具体治疗手法上略有区别而已。国际医学会议和各种学术交流中,年年都在说殊途同归,就是这个意思。自然界资源是各个种族都有所发现的,古代西医的草药学未必不如中医。今日更是不能同日而语如果阁下真的对所谓中西医之争有所了解的话,就应该知道,这一点正是西医派攻击中医药的主要标靶之一。而且,朋友如此看不起中医药疗法,大可以在今后就医时,向医生说明,拒绝一切同中医药有关的治疗方法即可。神仙也治不了无缘之人。

  “坚定的中医黑”的胡适,立誓此生不看中医,1920年,胡适罹患糖尿病和肾炎,在北京协和医院久治不愈,判了死刑,不得已,听从朋友的建议,觍着脸去求治中医陆仲安,才得以活命,人民日报还为此撰文《不吐不快:有感于胡适看中医》以示其反中医行为之荒唐,看中医救命之明智。

  个人相信中医博大精深,只是现在的中医医师丢失了它的精髓罢了。中医一定有它过人之处。西医可以自信的说自己与几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今日的中医自认不如两千年前的华佗,五千年前的黄帝对,不过你敢说华佗黄帝不如当时甚至现在的西医吗?那个时期的中医文化我们又传承下来了多少?完全不如,我只知道华佗假想的开颅术在当时不被人相信而华佗自己也没有去完成过。说明华佗的至少达不到开颅的水准。而现代医学开膛破肚,断肢再接已是家常便饭。。。。。。我只是说说,你还真拿华佗和现在的西医相比了???那科技、设施能一样吗?我的意思是当时的中医未必不如西医。如果它能继续传承,发展下来也未必不如西医。所以不能认为中医是废物。那个专家说过阴阳五行错了?如果一开始就错了那中国古代的病是怎么治好的?你这种说话让我感觉你是个外国人,看不起中国。就算是中国人也是个盲目崇洋的人你这种观念得改,假如你真是一个中国人的话。就算不学中医也不能觉得中医废物,一无是处。我也不和你做辩论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不过你趁早改了这种看法吧,这是我最后给你的建议。我也最后说一句,国家有问题,百姓就得提。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不能因为是中国人就不去揭祖国医学的短

  这个课题足以支撑一篇论文,下面谈谈我作为临床十年的医生的看法。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永远记住一点,能够毁掉中医的人只有中医自己。然而,如今中医思维已经距离中医的源头非常遥远,中医的灵魂已经丢没了。

  一、现代中医理与法的丢失直接导致中医疗效平庸(严重背离本源、背离中医四部经典的宗旨)

  (一)《中医诊断学》存在严重的辩证误区(五脏辩证体系是辩证论治的流散化、概念化的集中表现)

  五脏辩证体系起源于明清时代,自从发明了五脏辩证体系,中医的理和法已逐步被中医淡忘了,只有极少数的中医还能够抓住本气,比如吴鞠通、叶天士、蒲辅舟、孔伯华等等。除此之外其他医生,所有的病都只看病症,五脏辩证体系的本质就是采用以疾病为中心的视角在辩证。这个思路是严重错误的!这样的思路和西医的治疗思路是没有区别的,看上去我们是在用中药,其实是用以西医的思路在指导用药。但是讽刺的是,现在的教科书教的就是这种辩证体系,执业医师考试要考的也是这种邪气辩证体系。

  于是,现在市面上主流的中医都是采用这种思路在辩证。那么疗效当然很难好了,所以大家会觉得中医疗效很慢,其实这个不是慢,而是由于辩证体系的错误导致的。

  真正的中医的理和法是以本气为中心的辩证!《温病条辨》、《伤寒论》是严格牢牢地抓着本气在走的经典书目。这才是古典中医(《黄帝内经》的思路、中医的源头)的辩证本质。 只有牢牢抓住经典的学习,我们现代的中医才能找回本。

  西医是很不错的医学。他也有整体观,只不过它的整体是局限在肉体层次的整体。

  ①在病的现象上,它有大量的信息,通过对这些病理信息来分类,从而确立它的诊断。但是中医是倒过来分析的,比如对于一个太阴体质的人,治疗的本质是把太阴转为少阳。这里不展开讲了。

  (二)现代教科书对于方剂的理解过于功能化、概念化,忽略了方剂的药势,大大制约了方剂使用的范围,方剂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存疑

  古人说“用药如用兵”。行军打仗,需要对整体局势清晰判读,明了当下和未来的走向,时间与空间变化对预后的影响,需要明确敌我邪正的虚实和每一次治疗时的切入层面。方剂的本质在于每一味药物的势能组合,一个方子的势能由各个药物的味道决定,具体请看《汤液本草》一书。对于古代中医来说,这是基本常识,但是中医科班出身学生99%是不清楚的,所有的科班学生包括我在内,一直都是按照方剂功能在背诵的。 这就培养出了为数众多的八股中医、概念化的中医。概念化的学习结果直接导致几乎所有中医都在以功能在对应病人,没有人考虑药物的味道、厚薄等等细节问题,直接导致临床疗效不尽如人意。这个现象自从明清科举制施行以来就是如此,不单单是民国、新中国时代是这样。所以这也不能怪教科书。但是大家一定要明白,真正的中医是非常厉害的。

  在日本“弃医存药”的时代,流行方证对应,见到慢性肝炎出现了口苦、咽干、目眩,症状都合,于是长期使用小柴胡汤,所以在80年代出现了慢性肝炎病人服用小柴胡汤出现猛爆性肝炎的情况;其实我们从本气辩证来看,慢性肝炎显然不是少阳证,这是典型的阴证,阴证绝对不可以长期使用阳证的药,短时间用阳药接续表气是可以的,但是长期用就会出现医疗事故。所以就出现了让人诟病许久的“日本小柴胡汤事件”。

  肾阴虚、肺阴虚、脾阴虚表达的是虚的层次,并不是平行概念。但是一般的中医会认为这是平行的概念,在用药上没有区分开来。肾阴虚常开出脾阴虚的药,脾阴虚开出肾阴虚的药。当然,这也和五脏辩证的思维模式导致内在逻辑混乱有关系。

  阳虚、阴虚、气虚、血虚表达的仍然是虚的层次,同样不是平行概念。但是现在一般的中医喜欢见到人就说是阳虚,这里虚,那里也虚。很多时候,医生想表达的可能只是气虚,但是却用阳虚来表达了。实际上,阳虚、阴虚指的是虚在下焦,而气虚、血虚指的是虚在中焦。这个虚的层次是直接决定临证用药的层次的。中焦虚就用作用在中焦的药,下焦虚就用作用在下焦的药,这是非常有逻辑的。

  (2.3.4.1)有的医生辩证为心火旺兼脾胃虚弱,但是在用药上,这两者的用药思路是反的,心火旺应当以苦泻之。脾胃虚弱应当以甘酸阖之。

  (2.3.4.2)有的医生把虚证的病人辩证为肝火旺、脾气大,于是泻肝火。但是对于中焦不足的人,如果用了泻肝火的药,只会让它更虚,脾气更大,这样做,只会加重中气受伤的程度。要注意的是,中医一旦开的方子方向相反,副作用会比西医大很多倍。

  脉证不合是伪命题,实际上,临证不存在脉证不合的情况。只不过是医生辩证错误了。比如一些对于方证对应的初学者,对症状的理解与解读会存在偏差。比方说有些人是受寒咳嗽,天凉了,仔细一问,气温变化的咳嗽多,室内室外在温差情况出现咳嗽,这个就跟营卫有关系。如果只是觉得是冬天的时候咳嗽重,那么就断为因寒邪引起的咳嗽,那么就会出现偏差。再比如,弦紧脉,可以出现在长期熬夜伏案工作的程序员身上,这个弦紧脉代表的是虚,而不是寒。

  难道一个人的生命活动必须要等到雷鸣电闪的时候才能辩证吗?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以邪气为中心的辩证思维,希望症状越多越好,这样才是“有证可辨”。

  理由:永远不变的利益。中国是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市场,中医的“安全、有效、廉价”对西医西药市场具有很大的威胁,以洛克菲勒财团为首的商人们打着“现代化、科学化、国际化”旗号,抹黑中国医药行业。洛克菲勒基金会以及国外药业财团经济资助一些国内专家,从精神、物质、理论攻击中医的不足,以此打击国人对传统中医药的信心,遏制中医的发展。实际上,就算没有财团的迫害,情况也没有那么乐观。因为中医的本气(中医自己的医术一般)不足了,所以邪气(财团)就有机会乘虚而入。实际上,对于医院来说,西药的利润要明显高于中药,开西医药方,西医拿的提成是中医的几倍。现在的中医师,他们也要生存,看病开西药,已经非常普遍。

  许多大学教授本身就是八股中医(以疾病为中心的辩证思路),临证疗效很一般,以这种水平来讲解经典,教授学生,大多难以解答学生相对有深度的提问,学生学习起来没有劲头,容易对中医缺乏信心。

  一个好的中医就是一个全科医院,但是现在的医院为了赚钱,将中医院严重分科化,里面的所谓的中医医生的看病思路也是严格按照西医的治疗思路在走的。加上三甲大中医院体制是伪垄断机制(只有大医院有医保),医院的所有中医医生不需要考虑疗效的问题,疗效差就直接上西药,再差也可以一路混到老。大多数大医院的所谓的中医是披着中医狼皮的西医,他们骨子里不相信中医,但是偶尔会为了掩人耳目开一些中药(以表明自己还是个某某中医主任),偶尔会给病人把一下脉,但是它已经不相信中医了。绝大多数的医院是有开药指标的,有的医生会跟医药代表签合同,所以你会看到部分大医院的中医,有的会喜欢一开开半年补药(冬虫夏草),喜欢开中成药,喜欢开贵药。

  真正有疗效的中医不赚钱,会逐渐被边缘化。一方面,大医院不欢迎有疗效的中医,因为这样的医生会严重降低西医仪器使用率,降低病人复诊率。另一方面,中医院的体制是论文至上,利益至上,关系至上,只有掌握了这三架马车才能立足于中医院。于是,真的好中医会考虑自己出来开诊所,以疗效维持生计。真正的有疗效的中医非常容易被边缘化。有疗效的中医自己去开诊所是可以,但是很难维生计,除非疗效特别好的,毕竟中药无法纳入医保,病人一般不愿意来看。

  中医学科班出身学生不仅要修内观学分,更应当专门设立专业的修炼制度,以保证中医的临床实践能力。中医的诸多观念不是在思维中辩的,它是落于实地的,是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而现在的学生只有概念化的学习,接触病人的时间太少。如今中医学生实习期间接触临床实践的医院,也是采用西医的思维模式,长此以往,中医的那一套就忘光了。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大家请看广东考生写的内容:民间中医考生团pk官方专家考核团《医术疗效:打擂挑战书》

  通过链接,大家可以看到,中医专长的报名条件是之一是“注册执业地点在我省,从事中医临床工作十五年以上或者具有中医类副主任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由至少两名中医类别执业医师推荐,推荐医师不包括其指导老师”,由于前面我也提到了,真正有疗效的医生大概率会出来在门诊执业,他们的发心在治病救人,关心疗效,有一部分人并不一定会去考中医类副主任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务,另外,就算考了,也未必能找得到另外两名中医执业医师;所以就出现了2017年广东报名通过率极地的情况。那么未来的师承、专长学员如何取舍?他们只能走科班出身学生的老路,报名一些中医培训机构,机构和医院有协定,牵头帮助师承、专长学员对接学习,就这样进入大医院跟着主流主任中医师走临床,但是他们大概率会失望而归。一方面大医院医生关心的重点是自己的职称、论文、开药指标、退休金,一个字——钱。越大(越是三甲)的医院越是重视这个(当然小医院也是大同小异),越大的地区,中医院的分科化越细致,虽然名儿是中医,但是大多数是开西药,会选择四诊合参的很少,多数医生并不把脉,问诊也是只围绕着疾病在问,并不关心本气。这类医生说实话并不太像中医,也很难期待他能培养出纯正的中医来。

  刚毕业那会儿,我就见过一个中医博士给病人开了一整年的冬虫夏草,我瞅了一眼,那病人的体型,一个张飞体型的病人,典型的《黄帝内经》说的“肉人”,我当时就震惊了,心里嘀咕“这个明显实证居然开补药?”,然而病人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那博士回来还跟我们炫耀“又做成了一单大的”。后面我私底下问了博士,才知道那个病人得了夜间盗汗的病,他认为是阴虚引起的,于是开了补药。我当时就知道这个病人未来很可能要被补爆炸。不过后来再也没见过那个病人。

  据我所知,美国、韩国的中医学专业,已经开设了太极拳、打坐训练。中医学专业的录取分数线是相当高的,他们的学生都是拥有非常高层次的知识能力的,但是他们也能认识到,中医的研究层次,只有内观体察才能真正领会。这一点在古代名医来说是基本操作,但是在国内,别说打坐课了,就连太极协会都快要濒临灭绝,几乎所有中医学子在天天刷直播上王者,在这样的动荡神态之下,怎么学的好?

  具体指的是,欧美国家的民众在所有的事情上,不论大事、小事,欧美年轻人可以有清晰的认知和判断,他可以独立自主的(思辨能力)做出决定并尽力实现它,所以欧美人的神气普遍比国人通达,从而影响欧美人的形、经脉也会比国人通达。而国内大多数孩子的职业由家长决定,与孩子的兴趣无关,这让中国孩子在自己不喜欢的事业中度过一生并以此观念继续影响着自己的后代。这就造成国人的经脉相对淤堵的气机格局。

  我们目前的文化、教育,只是停留在世界的物质层面和社会的现实层面中,试图训练我们成为一个始终“有用”的人。但是,一年有四季更替,土地也需要休养生息,我们这些人呢,却把自己当成机器,不停地在创造更多的、外在的价值。在传统中医、传统文化中,最重要的关注点是人。它不要求你成为一个多么有用的人,而是启发你成为一个自知的、快乐的、相对自主自由的人。这些需要你先花点时间了解自己。

  在中国,围绕青少年的教育行业极端火热。所有家长倾向于为孩子消费,而对自己的消费相对紧巴。从侧面表现出,咱们国家的家长普遍思深意紧,神气偏压抑,遇事谨小慎微,自身思辨力弱。具体表现在,点对点思维:“缺钙——补钙——喝牛奶”、“孩子的前途——最好的大学——最好的高中——最好的小学”、“在电脑前坐久了出现驼背现象——坐姿不正确——背背佳”,这样的单一思维模式,从而滋生众多中医黑与西医黑之间的争论骂战等等对立面。本质是自身思辨能力不足,思维开阔度不足所致。国人喜欢内斗的特点也是其表现之一。

  “自知之明”定义:知道自己的原点在哪里,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适合吃什么食物,适合从事什么职业,具备清晰的自我认知的人。

  在传统中医、传统文化中,最重要的关注点是人。它不要求你成为一个多么有用的人,而是启发你成为一个自知的、快乐的、相对自主自由的人。这些需要一个人先花点时间了解自己。

  现在很多的健康问题,要从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精神状态来考虑。我们现代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一直在大量消耗我们的精气神,让我们远离平静、饱满的原点。内观可以让自己能够归零,回到原点。就像我们用了一天的电脑或者手机,要充电。有时候电脑一打开觉得不对,你需要什么?自动杀毒,或者碎片整理。我们的身体有这种自我复原的功能,你要用它。但是我们太忙了,身体无法休息,导致内心的情绪、压力无法及时平息。还有过多过杂的思想一直在运转,这样想睡觉的时候睡不着,有些事情想忘掉或者想停止不再想,可它好像自动在下载。

  每个人的所知所见,有其局限性,局限有的来自外界,更多是自限。就像前段时间流传的杨绛先生的一段话:“你的问题是读书太少,问题太多”。借用这句话,很多人对于未知领域的批评与怀疑,很多时候是:“见得太少,主观太多”。

  我们从出生到成人,不论是父母的教育还是学校的教育,还是媒体、报纸、网络、教育信息有意无意的输入,其实都是在给我们下载程序,当我们下载到一定时候,我们会认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我们会认为这个事情就应该这么做,那件事情就是应该这样发展,尤其是对于天生神气很足,身体很好的,尤其是当他们这样做时,事情会达到原先预计的结果,这个过程就会更加强化自我。这是一件好事,因为人生在世首先要建立这个自我,有了立锥之地之后,才有可能进一步认识这个世界。但是这个过程也会形成一个固化,它会让我们沿着一个固定、既定的认知方式、思维模式来看待这个世界,那么我们就会在生活当中、思想当中、关系当中会形成阴阳的不平衡,不管是在食物、工作、沟通方式的选择上,其实都是在强化这些不平衡。对于身体比较强盛的人来说,对于自己习惯性的认识要有所怀疑,这样才有可能跳出自己已经编织好的一张网。 科学作为一门学科,是当下所有学生从小学习的基础学科。高中期间学习的生物学、化学,也是以西医为主的思路,这样的思维模式被反复训练,贯穿整个高中学习,根植人们内心。如果一个学生没有一个善于存疑和思辨的习惯,那么学生容易掉入既有的认知体系不愿意出来,很容易牢牢抓着西医的治疗思路来使用中医药,这样的疗效不会好。如此恶性循环,自然会对中医彻底丧失信心。

  卫生部对中医药学的偏见和压制,已经无法改变,三支力量的方针没有得到执行。中医被西化的倾向愈来愈严重,虽然建国以后国家成立了中医药管理局,但又是主张中医西医化的人在掌权,中医想走按自身发展规律的道路无法实现。而中医药学的教育大权又放到了教育部,也是中医教育走向西医化的一个原因之一。 如果现今不去纠正中医西医化和中药现代化的错误做法,不给中医药学独立的行政管理权,那么,不出十年或再长些时间,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中医这个名词永远存在着,中药中的植物、动物、矿物也都存在着,只是会用这些药物的中医师没有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再去纠正就为时太晚了,后人将会骂我们这代人是消灭民族文化和民族瑰宝的罪人。

  在理论上,中医是站在“神”与“气”的层次认识人体,西医是站在物质层次认识人体。所以两者在认识视角上存在偏差,中医是无法采用西医的认识模式来进行标准化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医药在美国无法通过FDA的原因之一。但是这也是西医文化傲慢的体现之一。举例说明:

  ①石膏:石膏煮水之后,现代科技没有发现任何能够退烧的所谓“有效成分”,但是石膏煮水的确可以退烧。

  ②薰衣草:薰衣草对于烧伤、烫伤的作用显著,现代科技没有发现任何能够有利于烧伤、烫伤的所谓“有效成分”。

  ③白芷:白芷具备美容的效果,在古代,白芷是后宫粉黛们爱不释手的美容宝贝。但是研究认为,白芷具备会导致皮肤变黑的“有效成分”。

  然而,所有现代科研工作者还是停留在“有效成分”的研究上不能自拔,这实际上是在大大浪费国家资产的行为。

  综上所述,科学不能解释科学之外的东西时,为什么我们不能存疑呢?如果中医无法通过西医的方式标准化,那么为何不采用中医自己的模式标准化并立法呢?说白了,现实很残酷,利益是一方面。自身能力素质不足也是一方面。在独立中医门诊纳入医保问题上,中医毕竟还是边缘医学,没有任何话语权。

  多样性在动物界存在,人类文化自然也不例外。不仅各民族、各地区或国家的文化呈现出多样性,而且一个民族、地区或国家内部也呈现出文化的差异性。由于不同地区、不同民族的人们居住的环境不同,需要面对不同的气候、地形和水源条件,这就决定了他们的人口规模、生产活动和社会组织会存在差异,并且影响到了当地人的人生态度、习俗、艺术等方面,逐渐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文化传统。就世界范围而言,有中国儒家文化、欧洲基督教文化、美洲印第安人文化、中东阿拉伯文化等。

  在历史上,人们对异文化的态度有着不同的表现,既有虚心学习不同文化、与异国平等交往的例子,如唐代玄奘西天取经;也有盲目自大、贬低、排斥异文化的情况,如西方殖民者对非洲文明、亚洲文明的怀疑,阿富汗政权炸毁举世闻名的巴米扬大佛;还有妄自菲薄、盲目崇拜异文化的现象,比如我们国家的新文化运动时期,激进民主主义者全盘否定中国传统文化,盲目崇拜西方文明。

  每一种文化必然有自己不同于其他文化的独特性和个性,文化差异通常有两种形式:

  第一,事实上,自然方面客观存在着差异,这种差异必须得到尊重,因为它意味着每一种文化的基本权利、个性和多样性;

  第二,文化被赋予“人为的”价值学上的差别,即把文化分为高低优劣先进落后之别。人类应当努力减少和消除这种差异,它隐含着文化歧视和文化傲慢,因而蕴涵着文化冲突和对抗的危险。要消除这种差异的根本途径是文化对话和文化和解。

  当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针灸大夫(叫“无为”),在中国学中医多年,在美国开诊所,在B站发表自己对中医的观点时。

  如图,一些答主直接用上了“鼓吹”、“洋狗”、“崇洋媚外”、“舔狗”的字眼,像极了WG左倾右倾时期的嘴脸,也许正是WG的缘故,国人似乎骨子里喜欢内斗。针灸和按摩斗,民间中医和科班出身中医吵,中医和西医辩论。实际上,这些争论背后,有很深的文化歧视和文化傲慢。也许,这在知乎才是政治正确。

  综合上述四大原因,我们中医科班出身的学子,不是选择①改行(当年同学60%改行,改行学西医),就是②考研读博入三甲(30%),③成为再也不相信中医的人,甚至成为中医黑(10%)。

  解决方案:不存在,自己又无权无势无钱,只能在知乎这里瞎逼逼,毕竟知乎还是中医黑的天下,我们这些中医个体力量这么微弱是没有办法的,只能眼睁睁得看着中医被美国财团和国人联手,无解。

( 发布日期:2019-07-28 19: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