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升小、小升初全民“摇摇乐”上学继续鸡娃还

  8月19日,江苏省发文自明年起热门民办100%摇号,成为首个全省推进新政的案例 ;

  官方响应新政的省市越来多,比如银川、宝鸡、商洛、福州以及前不久的江苏省和最近的西安。其中银川、福州、西安是民办初中执行,而宝鸡、江苏省则是义务教育阶段(民办中、小学)全面执行。

  另外,还有一些城市开展的是摇号试点,如北京、成都、厦门、杭州、长沙、武汉等,这些城市开始或已经尝试公民同招、民办摇号的升学方案。它们通常不全摇号,而是拿出20%-50%的学额来摇号,不过仍然保留面谈选拔环节。

  随着各地政策逐渐落地,无论前银川、后江苏还是近日的西安,全民摇号似乎离上海也越来越近了。

  摇号政策发布以来,可能对于很多走在鸡娃前线、致力于培养孩子进名校的家长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有人说,原来的指向性筛选,变成天下大同摇号,一摇回到解放前,好似在用赌博(摇号)的形式来决定学生的未来。

  也有人说,就应该好学生上好学校,如果全民摇号的话,我是要告诉孩子努力不重要,要靠运气吗?

  还有人说,摇号就好比大锅饭,是牺牲优秀,照顾落后,让优秀的孩子站在终点线,等差生一起。

  从家长角度看,在新政策下,之前对孩子早期的投入或者说是强力鸡娃将付之东流,自然是难以接受。

  但是,从国家角度看,升学“摇号”是追求教育公平的一种方式: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要两条腿走路,缺一不可,二者同等地位,但是之前私立学校实际上处于一种“政策照顾”的状态,因为它们可以通过考试选拔优秀生源,而把一些差的生源,留给没有权利考试招生的公办学校,这就导致好的生源被集中在少数几所优质的民办学校,差的学校没有优质生源,就越来越没有人去。所以要振兴公办学校的教育,对民办学校的这种规定是实现教育资源公平的一种方式,从长远和整体看,公办教育办得好,才更符合更多民众的利益。

  并且,我们也应该认识到,你对孩子的付出,以及孩子所花费的那些努力,决非是白费的。

  要知道虽然幼升小不考了,小升初也不考了,但是远期的现实还是摆在面前。优质教育资源还是有限,每次中考过后,只有一半人可以升入高中,这个短期内不会变,那么进入高中必然也还是需要经过考核的。就算高中不考了,高考还得考吧?从清北复交,再到985、211,录取比例不到1%,这些短期内都不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孩子能力差异的考核不会因为义务教育阶段的摇号而消失。有远见的家长,不会因为摇号而放任孩子自流,而是站在更长远的未来角度,为孩子做更深远的打算。

  摇号政策之下,对于匆匆赶着幼升小考察的低幼龄孩子来说是福音,于低幼龄孩子的家长来说,则是新的挑战:当迫在眉睫的幼升小压力不在,便需要考验家长的长线规划能力了,如何将心态放平,为孩子未来的潜力做铺垫,成了第一要考虑的。

  就拿全民奥数来说,中国越来越多的家长因为奥数对升学有利而把孩子送入奥数班,但是事实上,并不是所有孩子都适合学奥数。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领队兼主教练熊斌也曾发表过:“在中国,只有5%的学生适合学习奥数。”

  据有关媒体报道,全面摇号意见发布之后,上海的一位家长,马上就停掉了孩子的奥数班,腾出时间让孩子去学喜欢的绘画和大提琴。其实家长们心里都很清楚,如果可以不应对升学压力,谁又愿意让自己孩子天天刷题,却无法探索自己更感兴趣的领域呢?

  这类学校一般获得了国际文凭组织的认证,教材、教师和学生的国际化程度都比较高。如鼎石、乐成、世青、海嘉、青苗等。

  

( 发布日期:2019-10-01 08:44 )